8.0

2022-08-31发布:

陆小凤传奇之陆小凤前传

精彩内容:

 “來來,大大小小……”客棧的樓下俨然成了一個賭坊,賭聲震天,吵醒了樓上正在睡覺的陸小鳳。“別吵了,別吵了……”陸小鳳平生最痛恨的就是別人吵他睡覺了樓下的熱都安靜了下來。“誰啊這是?”一個滿臉須髯的漢子問道衆人也疑惑不解:“咋回事啊,誰啊?”掌櫃的拍了拍傻掉的夥計,說:“好像是天字叁號的客人。”“诶,好像是啊。”夥計端起櫃台上的酒水上了樓房內陸小鳳懶懶地伸著懶腰夥計放下酒水,“您這一睡啊,整整七天七夜啊。小的這叫一個擔心啊,要不是看你氣色紅潤,呼吸均勻,我就去找郎中了。”陸小鳳沒有起來,頭枕著胳膊,說:“你以爲我會睡死啊?放心,我前半輩子受的苦太多,現在就死我不甘心,未來的日子,我得好好享受一番。”夥計笑笑:“嘿嘿,我給您倒杯酒。”陸小鳳搖了搖手,“不用了,我喜歡喝這個。”說完將酒壺放在胸口,嘴一吸,酒就呈線狀落入嘴中。看得夥計一臉震驚。陸小鳳喝完酒,咂咂嘴:“人睡了一覺,就是去陰曹地府走了一趟,如果能醒過來,就很值得慶祝。這壺酒就是慶祝我逃出鬼門關的,所以叫做還魂酒。活著真是件美好的事情,你說是 不是啊?”說完一挑眉毛,望著夥計“是是,我再給您來一壺?”“哎,你覺得我像是一個酒鬼嗎?”“像!”夥計皺了皺眉,“可又不太像。”“我是個酒鬼,而且是個四條眉毛的酒鬼。”“夥計,下來伺候。”正說著,樓下人喚夥計了“诶,好,來了。”陸小鳳起身攔了攔夥計,問道:“樓下什麽時候成了賭局?吵得我睡不好覺。”“诶喲,您都睡了七天七夜了,還沒睡好啊?”陸小鳳轉頭看向門口,眼睛充滿犀利樓下依舊賭聲雷雷“大家停一下”樓上傳來喊聲,衆人停下動作,紛紛向上看陸小鳳飛身而下,身穿一件紫藍色緞紗,氣勢不凡,皺著眉頭看著衆人,走到中間,拍了下手:“天氣這麽好大家爲什麽要躲在這裏呢?你們看這裏吵吵鬧鬧的,空氣又渾濁,應該去街上逛逛才對,怎麽能把大好的青春浪費在賭桌上呢!”
“喲,他是誰啊?幹什麽的?”剛才那個須髯大漢,拍了一下陸小鳳:“诶,你是誰啊?憑什麽管我們賭不賭啊?”“是啊,憑什麽啊?”大家起哄了。陸小鳳揚起一只手,示意停止,“我叫陸小鳳,四條眉毛的陸小鳳。”“陸小鳳是誰啊?沒聽說過,哪冒出來的?”“大爺我行走江湖這麽多年,怎麽沒聽說過你的名號啊?”“你當然沒有聽說過,因爲我現在還是個無名之輩。但是……”陸小鳳停頓了一下“但是什麽?”大漢摸了下胡子問道“但是我馬上就會揚名四海,譽滿天下。”“哈哈哈哈~”衆人哄笑“原來是個瘋子,吹牛倒是夠可以的。”“就是,別理他,咱們玩咱們玩。”須髯大漢搖了搖色子,“買定離手”,“開”正要打開蓋子,陸小鳳按住他的手。“你幹什麽?”“聽我的勸吧,不要再賭了。你們知道嗎?有多少人因爲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真是很慘啊。我有一位朋友……”“行了行了,就算家破人亡跟你有什麽關係啊?少管閑事啊。”說著舉起拳頭,示意陸小鳳別管閑事陸小鳳眼睛都沒眨,“說對了,你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跟我有什麽關係,但是你們在這裏賭就跟我有關係了。”“嘿~”大漢轉過臉來,“什麽關係啊?”“我本來在樓上睡得很香,可是呢,你們在這裏大呼小叫,把我吵醒了,這算不算跟我有關係啊?”“我們賭我們的,你睡你的,受不了吵你就滾到別處睡去。”“我這個人很特別,能找一張能讓我睡得踏實的床真是太難了。在這裏好不容易找到一張,睡的正香,就被你們給吵醒了。呐,如果你們想賭的話,勞駕你們去別的地方賭,讓我再多睡一會。”“說這麽多廢話沒用,把手拿開。”“看來你們是不肯讓我睡覺了,看來要想讓你們不賭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把你們都贏光。”說完對著桌子上一掌下去,桌上的骰子全飛到了半空中,在空中搖晃了起來,空中一陣搖篩聲。衆人都將目光放在空中忽的,骰子落在桌上,蓋子正好蓋上陸小鳳說道:“看好了。”掀開蓋子衆人各自打開自己的蓋子,發現每個都是叁個六點,衆人不禁驚呼陸小鳳笑了笑,“你們都輸了,沒錢可賭,你們該走了吧。”衆人面面相觑,搖頭歎氣。陸小鳳在掌櫃的處將籌碼換成銀票。“大爺,小的今天真是開了眼了。”夥計羨慕的說陸小鳳一笑,拿出一張銀票甩給夥計,“賞你的。”夥計笑開了嘴“大爺,你真是武功蓋世啊,而且慷慨大方啊,大爺,一定要再來啊。”就這樣,陸小鳳拿著兌換的銀票走上了街。
話說,陸小鳳穿著華麗,又攥著一疊銀票,因而一出客棧就被一群乞丐圍住了“大爺,行行好,給點零花錢吧,大爺。”“大爺,行行好吧。”“求求你了,大爺。”陸小鳳見狀將手中的銀票全部向空中一抛,“那全給你們。”乞丐們紛紛搶著撿銀票。“千金散盡還複來,身外之物。”語氣及其無所謂。突然,身後的乞丐大喊一聲:“假的!”陸小鳳一聽愣住了,停下步伐,轉身看去。繼而,腳步聲出現,一群捕快很快將陸小鳳圍住,拔出腰間的刀,指向陸小鳳。兩個捕快頭子走了出來,一個指著陸小鳳說:“光天化日之下竟敢使用假銀票,跟我們走一趟。”“诶,慢著。”陸小鳳阻止著,指了指剛才的銀票說:“剛才那些銀票呢,我……”“飛龍鐵馬在此,你難道還想跑?”洛馬說道“原來是大名鼎鼎的蔣龍洛馬兩位捕頭。是這樣的,剛才那些銀票呢,是在賭場裏兌換的,如果是假的,你們就充公好了。”說完,陸小鳳就想走“嗯!”蔣龍攔住陸小鳳,“撒謊都不會,本地一直以來嚴禁賭博,何來賭場?”“走,跟我們到衙門去一趟。”“等一下,這裏沒有賭場?”沒有賭場,那我剛才看見的是什麽?“嗯。”“那好,你們跟我去看看。”說著帶著捕快們轉身走向客棧。………………客棧客棧裏依舊很熱鬧,只是大家都在忙著吃飯喝酒,那有什麽賭博?“賭場在哪啊?”“剛才明明……”陸小鳳明顯不敢相信,一招手,“夥計”“诶,客官有何吩咐啊。”跑來的不是剛才的夥計。“剛才那個夥計呢?他兌給我的銀票是假的。”“诶喲客官,不瞞您說,小店小本經營,夥計就我一個。”“什麽?”陸小鳳問道見此情景,蔣龍說:“你還有什麽話說?”“老實點,跟我們走一趟。”陸小鳳明顯覺得不對勁,“等等。”走到一張桌子邊,雙手撐著桌子:“你們花了這麽大心思,就是爲了帶我回衙門吧。”說完,一掌拍在桌子一邊。桌子反過來,分明是一張賭桌。陸小鳳看著這桌子,手環在胸前,冷冷一笑。“呵呵,”蔣龍見自己的小把戲被戳穿了,倒也不惱,“陸小鳳,果然不是尋常的無名小卒,眼睛真的厲害。”“無名小卒就是無名小卒,但是這點直覺還是有的。”陸小鳳說道,“這個客棧就是個精心的布局,只等我來入套。”“事到如今跟不跟我們走也由不得你了。”“的確由不得我,好啊,跟你們會去逛逛也無妨。”蔣龍對洛馬示了示意,轉身跟上陸小鳳。犯人們見有人進來,都湊到門邊,大喊:“放了我吧……”陸小鳳一臉無奈的說:“ 各位,其實我真的好同情你們啊。但是整天呆在這樣的環境裏,好人也會變成鬼的。”這話分明是講給身後的蔣龍洛馬聽的。“少廢話,快走。”洛馬兇神惡煞地揮了揮手。“老爺,行行好吧,老爺……”犯人們還是在叫著,“放我們出去吧,老爺。”蔣龍帶陸小鳳來到一個明顯比較安靜的牢房,牢房很大,但只關了一個人。“朱停。”蔣龍喊了一聲。本來頭低著的朱停擡起頭來,臉上沒有一絲頹廢,倒是有著一絲笑容。“你要找的人來了。”蔣龍說道。“你就是陸小鳳?”朱停對著正靠在門上的陸小鳳問道蔣龍洛馬疑惑的對視了一眼,“你不認識陸小鳳嗎?”“當然不認識。”朱停理所應當的說道。“那你爲什麽要見他?”“不認識就不能見了?”“少耍花樣。”洛馬惡狠狠地說道,“你要見的人我們已經找到了,你快點招吧。”“我沒什麽可招的,我找他來就是替我昭雪的。”朱停回道。“朱停。”蔣龍叫了一聲,“我念在你我舊日相識不願意對你動刑,你可不要耍花樣。”
“我能說的都已經告訴你們了,而且……”朱停停了一下“而且什麽?”洛馬問道。“而且,我要是想耍花樣的話,你們關的住我嗎?”朱停不屑的看了一眼囚住自己的的鎖鏈,手一彎,用自己的長指甲開了鎖,速度不過眨眼,整個人都得到解脫了。只看得蔣龍洛馬,陸小鳳叁人眼都直了。“啊,”陸小鳳贊歎了一聲,拍了幾下手,“朱挺果然是名不虛傳。你雖然不認識我,但是我早就聽說過天下第一的能工巧匠,是魯班神斧門的朱停。”說完一挑眉毛。“朱停,你還想越獄不成!”蔣龍威脅的對朱停說。朱停笑笑說:“這大牢是我一手修建,每個地方我 都了如指掌。我要是想逃的話老早就逃了,何必要等到這個時候啊。”“那你……”洛馬還想說什麽,只是說不出來。“兩位捕頭,雖然我很敬仰這位朱停,但是這裏似乎跟我沒什麽關係,我現在可以走了。”說完,陸小鳳轉身想要離開。“不行。”蔣龍阻止道,“你還不能走。”“不走幹什麽?他想見我,我已經到了,可我們不認識,也沒什麽話好說,我在這裏還有什麽用處嗎?”此時朱停說話了:“知道我爲什麽找你過來嗎?”“我想你無非是想要拖延一點時間吧。”陸小鳳回答道
“不,你錯了。”轉身看了一眼牢房,說:“這個牢房你也很熟悉,對不對?來。”朱停轉身將床鋪上的稻草拿開蔣龍洛馬過去一看,上面分明寫著:“陸小鳳就此別過。”兩人明白了,洛馬沖過去說:“陸小鳳,原來你是越獄在逃的犯人。”陸小鳳回過頭去,不讓別人看到他讪讪的表情。朱停繼續說:“這個牢房當初是爲了關押重型犯人而設計的,有進無處,多少名揚天下的悍匪大盜死在這裏。但只有一個人逃出去了,那就是你,陸小鳳。我雖然不認識你,可是我想,你就一定能夠替我洗清冤屈的。”陸小鳳冷笑幾下“陸小鳳,你笑什麽?”洛馬問道陸小鳳指了指他們:“你們這些人真有意思,你們怎麽知道我會不會幫忙?”“我是沒有這個自信,你要是不願意幫忙的話,我也沒有辦法。只當死之前多認識一個朋友。”朱停說。陸小鳳回過頭來“那好,做朋友可以,幫忙,我要考慮一下。”蔣龍冷笑道:“恐怕這忙不幫也不行,反正你是逃犯,既然進了監獄,就別想出去。”陸小鳳瞪了一眼蔣龍,說:“看來我是騎虎難下了。”“對不起,把你也拉進來了。”朱停依照江湖人的規矩朝蔣龍洛馬拜一拜,“二位捕頭你們出去一下,我和陸大俠有話要說。”“你……”洛馬很不服氣“好,我們出去。”蔣龍拉著洛馬出去了。
牢房外洛馬對蔣龍說:“朱停這小子耍我們。”蔣龍沒理他,將耳朵貼在門上偷聽起來。“一直以來,我都是替官府做事,我覺得這樣比較太平。”朱停坐在石床上說陸小鳳雙手環胸而立:“那你在江湖上的名頭可是不小。”“畢竟我們魯班神斧門也算江湖中的一個門派。我沒想到我替官府做了這麽多年的事,居然也會出事。”朱停歎了口氣“什麽事情?”朱停從衣服中拿出一張銀票,說:“你用沒用過這種銀票?”陸小鳳走過去,接過一看:“當然用過。大通寶鈔是現在市面上最有信譽的銀票,全國各地都有分號,存取容易。”“大通錢莊實力如此雄厚,是因爲他後面有兩個大東家。一個是大名鼎鼎富甲天下的花家,一個就是當今朝廷。”“這個我倒是不知道,原來朝廷也做生意。”陸小鳳將銀票遞還給朱停。
“那朱停呢?”陸小鳳扭頭看了看房內,說:“他又把自己吊回去了去了,他好像很喜歡那個姿勢去休息。”蔣龍洛馬上又回去一看,果然如此。
“二位捕頭,沒我什麽事,我就先回去了。”一出牢房,陸小鳳就準備溜“朱停跟你說了什麽?”洛馬問道。“好,我把朱停告訴我的事情全告訴你們,然後這件事就與我無關了……”陸小鳳明顯說得很高興,不過他根本在做夢。“你說什麽!”“你別忘了你是從大牢裏逃出來的重犯,我隨時可以抓你。如果你幫我們這個忙,我保證以後,不在這個事情上找你麻煩。”蔣龍承諾到“切,我真拿你們沒辦法。”陸小鳳很無語,“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朱停告訴我,天下能僞造他制的印版的人,只有一個,叫做這嶽青,是他的同門師兄。只要找到嶽青,一切都清楚了。”“不要以爲我們都是飯桶,嶽青的事情我們早就知道了,也派人查過,嶽青七年前就染上瘟疫死了。”洛馬一臉鄙夷的望著陸小鳳。陸小鳳沒有生氣,“人死也有真有假,你們看到他的屍體了嗎?”“屍體?屍體我們沒有看到,得瘟疫病死的人都直接火化,骨灰都供奉在城外的雲間寺裏。”“那,嶽青有一個女兒,你們知道她的下落嗎?”“我們找過,但當時那個女孩還小,嶽青死後就沒人知道她的消息了。”陸小鳳像是知道對方會這麽說,眉毛一挑,“朱停倒是告訴了我找這個女孩的方法。”“什麽辦法?”陸小鳳笑笑,轉過身來,“這事關一個女孩子家的秘密,我怎麽能告訴你們?”“你說!”洛馬怒言行相。陸小鳳轉過身來,“好,告訴你們也無妨。嶽青的女兒胸前天生有一塊黑痣,嶽青便在上面修飾了一下,刺成了一把斧頭的形狀,因爲斧頭就是魯班神斧門的標志。不過,告訴你們也沒用,像你們這樣粗魯的漢子,也沒有什麽機會看見姑娘家門的胸脯。”陸小鳳略帶有嘲諷之意“诶!”洛馬正要回嘴,被蔣龍制止了“既然如此,爲了破案,就請你先去找嶽青的女兒吧。”蔣龍說道“那你先給我一樣東西。”陸小鳳笑著說“什麽東西?”“錢”“錢?”洛馬的聲音明顯提高了,“什麽錢?”“你說什麽錢?”陸小鳳靠了過去,“讓我破銀票的案子,總得給我一張銀票做樣子吧。”于是蔣龍派人取了些銀票過來。“哇,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這麽多銀票。”陸小鳳感歎道“這些銀票雖然看上去和真的一模一樣,但上面印的號碼都是重複的,錢莊只有在清點賬目的時候才會發現,那時已經完了。”蔣龍解釋道陸小鳳拿出一小疊,揚了揚說:“好了,不用多說了,這些借我用用。”“可以,反正都是贓物。”“有了進展,盡快通知我。”陸小鳳拿著銀票,開心地走了。兩位捕頭就在大牢門口看著陸小鳳離開。此時花滿樓也走了出來,花滿樓一身白衣,依然是風度翩翩。“花公子。”“此人輕浮油滑,的確不值得信任。”花滿樓扇著扇子,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公子,這下怎麽辦?”花滿樓好像早有準備,掏出一個白瓷瓶子,交給蔣龍:“把這藥給他吃下去,保證他叁天內之後會回來找你。”
陸小鳳拿到假銀票後便來到大通錢莊,想要兌換銀兩。“一張兌成現銀,其他全兌成一百兩一張的。”陸小鳳數了數手中的銀票,繼而扔給大通錢莊的掌櫃的錢老大。“诶,好好好。”錢老大接過銀票一看,全是人字九百八十二號的,他一臉狐疑地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笑著說道:“您稍後。大通寶鈔兌現銀一千,銀票一萬一千兩都要一百兩一張的。”很快夥計便送來了銀兩。陸小鳳一臉滿意的看了看這些銀兩,拿起來,離開了。“老四!”陸小鳳離開後,錢老大瞬間變臉,嚴肅的叫道,“跟著他。”一個左臉上有一道刀疤的魁梧男子走了出來,應聲道。
陸小鳳走進一家客棧,夥計看到有客人來,便迎上來:“喲,客官,坐坐坐。”擦了擦桌子,“客官,您要點什麽?”陸小鳳眼也不眨,砸出兩錠銀子,“備一桌上好的酒菜,再叫兩個陪酒的姑娘。”夥計直盯著那兩個大銀元寶,垂涎的笑笑:“好。就您一位還是請人未到?”陸小鳳指了指自己,說:“就我一個,不,今天我請客,今天在這裏吃飯的客人,全算在我的賬上。”“來來來,聽我說聽我說啊,”夥計招呼了滿座的客人,“今天這位大爺請客,你們的帳全記在這位大爺的賬上。來來來,大家敬他一杯!”衆人也都起哄,“好,敬他……”陸小鳳似乎很滿意這樣的結果,伸出手示了示意,甚是得意。不多時,陪酒姑娘就已經來了。蓉蓉一見坐在那裏的男子,心裏就有譜了:原來是這個家夥,看我不整死他。
一個橙色衣衫的女子,端起一杯酒,敬陸小鳳。陸小鳳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好就。酒美,人更美。” 陪酒的女子聽言露出一抹羞澀的笑。圍在周圍的人聽到這話,也不住的稱贊起來。陸小鳳轉過身,對周圍的人抱了抱拳,“過獎了。”他不知道,此時身邊的那個美女子趁他轉身的片刻,在他的酒杯中下了藥。女子舉起酒杯,甜甜一笑,“公子,再來一杯。”陸小鳳結果杯子,湊到鼻子下聞了聞,似乎感覺有些不對。他放下杯子,對女子問道:“姑娘,你很面善呢,我見過你嗎?”女子掩嘴一笑,媚眼一抛,“奴家可不記得見過您這般帥氣的公子,呵呵~”心中卻在咒罵,你真忘了我了?我可記得呢!陸小鳳笑笑,很是高興別人稱贊他帥,“那你叫什麽名字?”女子溫婉的答道:“我叫蓉蓉。”“蓉蓉?好名字。那你姓什麽?”“娘家姓嶽。”“哦?姓嶽?”陸小鳳聞言一驚,繼而湊近蓉蓉問道:“那請問姑娘胸前是否有一把斧頭的刺青呢?”說著就要伸手去掀女子的衣領,看個清楚。“啊!”蓉蓉怒叫道:“你這個公子怎麽如此輕薄?我雖然是青樓女子,但是賣藝不賣身。”陸小鳳悻悻地說道:“你不要誤會我,我其實不是那個意思。”女子哪聽他的解釋,怒氣沖沖地站了起來,叫起了另一個女子,一起走了。“餵,咱們繼續喝啊。”陸小鳳站起來想要挽留兩個女子,可惜她們早就離開了。陸小鳳歎了口氣,低頭看見桌上的酒,舉起杯子,仰頭喝下。他一喝下,就覺得事情不對了。周圍原來圍著他的人頃刻走光,客棧也來了不速之客——蔣龍洛馬。“陸小鳳,你這人果然不可靠,拿著辦案的假銀票出來喝花酒。”洛馬指責道。陸小鳳舉著未放下的杯子,說,“你可冤枉我了,我的銀票呢已經在大通錢莊換成現銀了。”“那還不是一樣嗎?”“不一樣。”陸小鳳搖著手,“銀票這東西,如果在錢莊能換錢的花,假的也能變成真的。”
蔣龍不和他狡辯,“陸小鳳,你剛才喝的酒裏下了叁日催心散,叁天之內你如果查不出假銀票案的眉目的話,就會中毒而死。”“叁日催心散?”陸小鳳明顯不肯相信。“不信你看看你的手腕。”陸小鳳拉開衣袖,露出手臂,手臂上多了一條一寸長的紅線。“叁日之內,你要是拿不到解藥的話,你就會痛心而死,苦不堪言。”陸小鳳冷笑一下,“你們以爲我怕死?”洛馬也冷笑起來,“你要是好好的查案,到時候會給你解藥的。”陸小鳳揚起手,“不必了,”說著擡腳離開,“人早晚總有一死,我早有這個覺悟,死就死吧。我不需要什麽解藥,我只希望你們在我臨死之前不要再找我了,讓我安安靜靜地去死吧。”蔣龍洛馬沒有想到這世上真有人不怕死,兩人望著陸小鳳遠去的背影,愣住了。“生亦何歡,死亦何懼啊,告辭了。”這是他們最後聽到的。
陸小鳳告別了蔣龍洛馬,一個人潇灑的走著。走著走著,他感覺到身後有人跟著,猜想是蔣龍洛馬不死心,硬要跟著他,便假裝沒有發現走出了城門。城門邊有一棵比人粗的老槐樹,陸小鳳一閃身躲在樹後,蹲□,手指插入嘴中,想要將剛才喝的酒吐出來。可惜,摳了半天,一滴都沒吐出來。陸小鳳摸了摸脖子,說:“好厲害的毒藥,吐都吐不出來。”拉開袖子,左手上的紅線依然延伸了好幾寸,陸小鳳甚是著急。“賣茶,誰要喝茶?”此時身後傳來叫賣聲。陸小鳳站起身來,叫住賣茶的大漢,“哎,來一碗。”大漢在桶裏舀一碗茶水,遞給陸小鳳,“來杯茶,醒醒酒吧。”陸小鳳一口氣將碗中的茶水喝光,正想把碗遞給賣茶大漢是,陸小鳳頓覺不對,眼前一片模糊,繼而倒下,不省人事。賣茶男子立即將陸小鳳背起來,帶走了。
等陸小鳳再次有意識時,天已經黑了,他躺在一間陌生的房子中,眼前是兩個男人。“陸大俠,你醒啦。”說話的人是錢老大。陸小鳳指了指他,斷斷續續地說著:“你不是,大通錢莊的老闆嗎”錢老大笑笑:“陸大俠好記性,不過我不是老闆,我是全國各省七十二家大通錢莊的總掌櫃。小的姓錢,別人都叫我錢老大。”“诶呀”陸小鳳摸了下頭,調侃道:“你真會姓啊,經營錢莊還姓錢。”“讓陸大俠見笑了。”陸小鳳掙紮著想要站起來,錢老大伸出手想要扶他,被陸小鳳甩開手,“你們把我迷倒,帶我來這想要幹什麽?”語氣很是不耐。錢老大沒有介意,說:“不瞞陸大俠,小人是有事相求啊。”說著跪□來。陸小鳳拉起他:“你有話就說啊,何必這麽客氣?”錢老大沒有起來,說:“陸大俠,我是假銀票案最大的受害人啊。大通錢莊這兩百年的老店,眼看著就要敗落在我的手裏了。”“有這麽嚴重嗎。你小心一點不 收重號的銀票不就可以了。”“陸大俠你有所不知,我們做錢莊的最重要的就是信譽,這些假銀票和真的一模一樣,我們也不知道哪一個是正牌貨。如果不兌換,就是砸了大通錢莊的招牌啊。而且現在朝廷不許我們聲張這件事,可哪有不透風的牆?這假銀票的事一旦洩露出去,那些在錢莊裏存錢的人都來兌換銀兩,我這大通錢莊就得立馬破産。”錢老大解釋起來。陸小鳳明白的點點頭,“原來如此。”“陸大俠,現在假銀票已經影響到朝廷在各地的金銀流通了,倘若追究起來,我的腦袋就不保了。我只有求陸大俠趕緊破案,否則我……”正要說下去,陸小鳳阻止了他:“等一下,其實不是我不想幫你這個忙,只是我實在不想跟朝廷有任何關係。”江湖,才是我陸小鳳的逍遙之地。聽見陸小鳳不肯幫忙,錢老大明顯急了,“陸大俠,只要你能幫我這個忙,我一定傾盡積蓄,給您滿意的報酬……”
“诶诶诶,”陸小鳳攔住了他,“錢我倒是無所謂。”“那陸大俠你想要什麽?我只要能辦到的,我一定照辦。”陸小鳳沈默了片刻,回過頭,看見錢老大一臉希翼,歎了口氣:“好吧,我這個人平生吃軟不吃硬。蔣龍洛馬如何威脅我,我也不願意幫他們,可你這麽一跪,我真的想不出怎麽拒你……”錢老大高興地站起來,好像心願得償了……錢老大取出一個小鐵盒子,將裏面的銀票取出來,交給陸小鳳,“這些就是最近收的重號銀票,都快四十萬兩了,在這麽下去,錢莊非垮了不成,都是一千兩一張的。和真的一樣,要不是重號,誰也分辨不出來啊。”陸小鳳接過假銀票,仔細檢查,研究了半天,說:“一千兩一張的銀票,肯定不是普通百姓能有的。”“然後呢?”老四問道。“而且,你看,這張銀票上有酒漬,看來是在酒宴上使用過的。”將銀票湊在鼻下,“銀票上不禁有酒漬,還有胭脂的香氣。不但是酒宴,還有很漂亮的陪酒姑娘。”邊說著,便在想那情景。老四不屑的問:“你怎麽知道陪酒的姑娘是不是漂亮?”“這種西域大月國的胭脂上百兩一盒,普通的陪酒姑娘是用不起的。”說完一挑眉毛看著老四。錢老大贊歎道:“陸大俠果然厲害,可這些線索有什麽用呢?”“能舍得在酒宴上用這麽大額的銀票,一定是富商還有巨賈。錢老大,你知道附近有什麽能讓這些人一擲千金的地方,比如大賭場……”“本地長年禁賭,沒聽說有什麽賭場啊。”“一定是一個充滿美酒、女人、誘惑的銷金窟……”老四說:“你說的這個地方不是極樂樓嗎?”錢老大闆起臉怒斥老四:“老四,不要亂說!”陸小鳳的直覺告訴他,一定是這個地方,“什麽極樂樓?”“傳說附近有個叫極樂樓的地方,有賭局,有酒,有女人,許多武林中人和富商常常去那裏豪賭。”“那這極樂樓在什麽地方?”“沒有人知道這極樂樓在什麽地方。因爲傳說中那座樓是會飛的,它只有在夜晚上出現,天亮時就消失。”陸小鳳覺得這很稀奇,“這倒奇怪了,那你去過嗎?”老四翻了翻白眼,“我不好賭,所以沒去過。”陸小鳳突然想到什麽,嘴角上揚,“我想起一個人,他一定知道極樂樓的所在。”“那陸大俠,這件事就拜托您了。”
今天晚上是一月一次的燈會,街上別提多熱鬧了。天空中放著五彩的煙火,照亮了夜空;接上挂滿了燈籠,四處都可以聽見小販的叫賣聲,孩子們開心的玩著煙火……今晚,未出嫁的少女也可以出門了,四五爲伴,遊走街市。人群中,一位白衣公子顯得尤爲惹人注目。纖塵不染,似與這個凡世相隔絕。一把折扇,扇下一枚白玉玉佩,晶瑩剔透。“哇,哪家公子啊,長得真好……”周圍的女子直著眼望著走過的公子。有人注意的是他的英俊外表,有人注意的可不是這個。一盞花燈後,一個個子不高,長得賊眉鼠目的男子盯上了白衣公子。他的眼直直的望著白衣公子的白玉扇墜,“哇,好名貴的扇墜,上等的翡翠,極品的雕工,今天就拿它了。”白衣公子依舊執扇而走,好似並沒有聽見一邊男子的話語聲。男子賊賊的一笑,轉眼不見了蹤影。在他假裝與白衣公子擦肩而過時,不動聲色地拉下扇墜。白衣公子並不知情,依舊走著,沒有一絲不妥,只有嘴角揚起了讓人難以發現的笑。男子得手後,一臉得意的望著手中的扇墜,嘀咕道:“沒用的公子哥,繡花枕頭。”“啊!”一粒石子突然打中了司空摘星的頭,他慘叫起來。繼而眼前一個身影飛快的閃過,跑遠了。他立即追了上去,“站住,別跑了,站住!”司空摘星跟蹤那個身影到了一片樹林,可惜早已失去那人的蹤影了。
“陸小鳳,出來吧!我知道是你,你出來!天下輕功好的人不少,但是我都追不上的就只有兩個人。一個是西門吹雪,一個就是你陸小鳳了!但是這麽無聊,喜歡戲弄人的,就只有你陸小鳳了,你給我出來!”
  話還沒說完,陸小鳳便從司空摘星身後落下,一腳踢在司空摘星的屁股上,司空摘星哎喲地叫著。
  “這麽久不見,你說話還是這麽刻薄,聽說你金盆洗手,不幹這行了。”陸小鳳指著司空摘星,玩味地笑道。
  司空摘星故作委屈狀,說道:“金盆洗手那是有錢人幹的事,我要是有錢買金盆,就不用在江湖上瞎混了。”
  “天下第一神偷,怎麽會買不起金盆?”陸小鳳自然不信司空摘星的鬼話,笑問道。
  司空摘星立刻糾正陸小鳳的口誤,辯駁道:“不是偷,是借!我只是看見我中意的玩意借來玩幾天,有機會還會奉還原主的。”
  “那這個機會可不多啊,這個扇墜不錯,我替你還給失主了。”陸小鳳轉身,緩緩走著,與司空摘星相識許久,自然拿捏得準司空摘星的命門。
  司空摘星連忙追上,說道:“唉,不勞煩了,給我,這只是我借來玩兩天的嘛。”
  “那我先玩兩天吧。”陸小鳳笑著說道。
  “你真的不給我?”司空摘星詢問道。
  話剛說完,陸小鳳便把手中的東西扔還給了司空摘星,說道:“好,那還給你。”
  “陸小鳳,你耍我。哼!”司空摘星接過那東西,發現只是碎銀子,隨即揣進了懷裏。陸小鳳扭過身子,將扇墜遞過來,笑道:“好,還給你!”
  司空摘星既然是天下第一神偷,自然腦筋靈活,連退數步,搖著手,笑道:“唉,你是不是有事情求我啊?”
  陸小鳳將扇墜塞進司空摘星手裏,扶著司空摘星的肩膀邊走邊說道:“答對了,我想去一個地方,請你帶路。”
  “什麽地方啊?”司空摘星不明所以地問道。陸小鳳隨口答道:“極樂樓。”
  一聽見極樂樓這仨字,司空摘星扭頭就走,卻被陸小鳳攔住,陸小鳳意圖蒙混過關:“怎麽?不願意帶我去啊?我不過是手癢癢,找個銷金窟玩玩罷了。”
  “如果是玩就沒問題了,但是查案子就不行了,那地方很好玩的,你一去,肯定攪黃了。別人怎麽玩啊?我走了。”司空摘星對自己這個朋友自然是很了解,根本不上當,轉身便要離開。
  陸小鳳低沈地說道:“你走吧,但是以後沒有人和你比試輕功了。”
  “怎麽?”司空摘星扭頭問道。
  陸小鳳豎起胳膊,手肘上有條明顯的紅線,正是那所謂的“叁日摧心散”,其實不過是花滿樓研制的心花怒放丹,中秋節前後服用,清火祛濕,遍體生香。
  不過陸小鳳自然不知情,還蒙在鼓裏,嚴肅地說道:“我中了叁日催心散,叁日之內如果不破這個案子,我就會毒發身亡。”
  司空摘星快步走上前,有些無奈地說道:“好吧。”
  “你知道去極樂樓的路?”陸小鳳問道。
  司空摘星望了望夜空,說道:“時間不多了,你如果跟得上我呢,就來得及。走啊。”
  說完,司空摘星便運起輕功,向遠處飛去,陸小鳳緊隨其後。
“這就這個地方?有沒有搞錯啊,帶我帶這個地方?”陸小鳳面對著一片墳地,很是無語,這裏可是他最爲忌諱的地方啊,會有黴運的……“啰嗦,去極樂樓也只有這條路了。”司空摘星不理他,繼續向前走。司空摘星走到一個墳旁,將上邊的稻草都拿開,一個棺材赫然出現在陸小鳳眼前。“怎麽,你是想升官發財吧。”陸小鳳雙手抱胸看著正要躺進去的司空摘星。“進來吧,裏面寬敞得很。”司空摘星白了一眼陸小鳳,躺了進去。陸小鳳也沒別的辦法,只好跟著司空摘星一起躺進去,蓋上蓋子,這裏面倒是真的很寬敞的呢。躺進去不久,陸小鳳居然聽聽見外面有棺材被釘住的聲音,陸小鳳說道,“怪不得叫極樂樓,原來每去一次極樂樓都要進一次棺材,去往西方極樂世界。我一向行善,也許可以成佛呢。”“你喜歡撒謊,保不準下拔舌地獄。”“沒有舌頭也好啊,說話也是個累人的差事。”

話說,陸小鳳和司空摘星到了極樂樓後,戴上面具,便被帶到了普通客人的一樓。一樓到處都是叫賭聲,參雜著侍女的琴聲琵琶聲,這裏的女子各個身材纖細,只可惜戴著面具,看不清是美是醜。就在此時,司空摘星從身後走來,悶聲說道:“我回來了。”
  “怎麽這麽快?”陸小鳳有些不解地問道。
  司空摘星有些哀怨地說道:“輸光了。”
  “那也太快了。”陸小鳳顯然是沒想到司空摘星輸的這麽快。
  司空摘星幽怨地說道:“這裏最小的一注就是一百兩,我身上那點錢剛剛一注,你那還有錢嗎?給點給點,大方點。”司空摘星輸光了自己身上的錢,便想問陸小鳳要。陸小鳳無奈的從胸前掏出銀票遞給司空摘星。司空摘星一看是銀票,搖搖手,“這裏不收銀票,只收金銀珠寶,難道你沒錢?”“我向來不怎麽帶錢的,你知道的。”
“那個扇墜剛好。”司空摘星又想起自己偷到的那塊扇墜了,
陸小鳳攔住他,帶他走到一邊,“餵,小聲點,小心人家把你抓個正著。”“誰誰,誰敢抓我?”司空摘星緊張兮兮地四處望望。“當然是扇墜的主人了,你看……”說著手指向另一邊。在衆多吵鬧的賭徒中,一個白衣佳公子翩翩走來,手中一把扇子,扇子下赫然挂著一塊上好的白玉扇墜。“哇,”司空摘星驚恐一叫,“你怎麽認出是他的?”陸小鳳說道:“這位公子的扇墜可是上好的佛手翡翠啊!這般好東西,居然還沒給天下第一神偷司空摘星偷到,唯一的解釋就是這是他失而複得的。”
司空摘星同意的點點頭,“你還真是聰明。”
白衣公子沒有像普通賭客那樣隨便找張桌子便開始賭,反而走進一條沒有人的走廊。“公子,請留步。”陸小鳳追了上去,可惜被走廊口的侍衛攔住了。“我是這位公子的朋友。”陸小鳳指了指剛走沒幾步的花滿樓。花滿樓停下腳步,緩緩點頭,“他是我的朋友。”侍衛們才放陸小鳳和司空摘星進去。這裏和外面的吵鬧有所不同,明顯安靜了很多,這裏的人也顯得更加富有。陸小鳳拉住司空摘星問道:“這樓上都是些什麽人?”“樓下呢都是些富商,樓上一般都是武林人士。我可不喜歡他們,所以我從來不上來賭。”“你不也是武林人士?”陸小鳳狐疑到。“錯,我只是個賊,算什麽武林中人?”“各位,開局了!”一個帶著笑面人面具的男子說道,“今天的賭局是賽龜。一共四只烏龜,紅背將軍,黃眉天尊,綠頭煞星,青面書生。各位請下注。”周圍的賭客紛紛押注,唯獨沒有人押青面書生。“怎麽沒人看好這只?”陸小鳳指了指青面書生,“我押二十兩。”說著將一錠二十兩的銀子押在那裏。人群頓時安靜了,傻愣愣地看著陸小鳳的二十兩。“公子,極樂樓二樓最小一注也要一千兩。”笑面人好心告訴眼前這個初來乍到的男子,“您這太少了。”此時,一直在旁邊默不動聲的花滿樓將扇墜取下,說:“你看這塊扇墜值多少錢?”笑面人仔細一看,驚歎一聲,“哦,這可是稀有的佛手翡翠,市價至少是一萬兩。”花滿樓微點一下頭,“就算五千兩吧,我請這位公子幫我賭一場。”“你不怕我輸嗎?”陸小鳳驚歎眼前男子的豪爽。花滿樓一笑,“輸了算我的,請。”“那我就不客氣了。”“快!快!”一個肥頭大耳、身材健碩的漢子,不住的對著自己的紅背將軍叫道,只可惜他的爬得還是很慢。漢子手一按桌子,暗中發力,很快紅背將軍跑的快了起來,追上了其他,而青面書生落在了最後。
陸小鳳著急的看著青面書生落于最後,突然發現漢子在做手腳,于是他也伸出手暗中發功。極樂樓的二樓,從來都不是賭運氣,而是在賭本事、拼內力,誰的內力雄厚,誰就能在這裏占得一席之地。花滿樓也感覺到兩人的對峙,不動聲色,繼續等待。其他賭客看事情不好,立即助那漢子一臂之力。陸小鳳輕蔑一笑,加重了內力。就這樣,陸小鳳一人用一只手指對戰其他所有的賭客。花滿樓在一邊,他已經可以預感到這次賭局的勝敗了。結果顯而易見,陸小鳳贏了。司空摘星興奮地捧起青面書生大叫,還親了這只幫他贏得比賽的小烏龜一下。花滿樓也贊賞的笑笑,點了點頭。“這局賽龜這位公子贏了。”笑面人宣布比賽結果。陸小鳳拿到了所有的籌碼,拿著那塊扇墜遞給花滿樓,“這位公子,這是彩頭。”花滿樓結果自己的扇墜,指了指眼前的籌碼,“這些我不要。輸了算我的,贏的算你的,沒有輸我就很滿意了。”陸小鳳知道眼前的公子是個富家公子,也就不推辭了,“那我就受之不恭了。”正說著,笑面人帶著手下過來了,“恭喜二位公子。不知二位可有興趣到叁樓去?那的賭局更刺激。”“好啊,既然來了如果不賭個夠,那可就太遺憾了。”陸小鳳說道。“去看看也無妨。”花滿樓也沒有意見。“來來來,”司空摘星將陸小鳳拉到一邊,“我問你,你賭的高興,那我怎麽辦?”陸小鳳輕聲說道,“你找個機會看看能不能探聽到極樂樓主人是誰,我覺得此人肯定不是普通角色。”“好,這次我幫了你,下次你可要讓我好好賭一次。”“一言爲定。”說完,司空摘星就走了。
花紋繁複的手工地毯整整齊齊地鋪在地上,牆壁上懸挂著價值不菲的古董名畫,一襲粉色的紗簾被金絲挂鈎收攏在槅門兩側。屋子裏的桌椅,擺件無一不是精品。房間的正中央,一座金絲龍紋香爐燃起絲絲縷縷淡雅的香氣。打量了一圈這間布置雅緻卻處處透著奢華的房間,“這裏不是賭場嗎?”笑面人微微彎下腰,“這裏當然是賭場,只不過這叁樓的賭法比較清淡。”說著,他拍了拍手,“有請無豔姑娘。”兩排淡色紗裙的美貌侍女在門口一字排開,紛紛揚揚的花瓣灑下,雕花的木質大門被緩緩推開。陸小鳳饒有興緻地探頭看過去。按照古裝電影電視劇一貫的規律,出場排場就這麽大的,一定是個美人!葉芷然沒有猜錯,在漫天花雨下緩緩走出來的確是個美人。一襲紫色的長裙包裹著她突兀有緻的身材,纖腰被暗色的腰帶束起不盈一握。眉眼溫婉中帶著一抹豔色,如四月的桃花豔麗柔和。坐在陸小鳳瞬間看直了眼。“兩位公子,你們能把面具摘下來吧?”無豔說道。陸小鳳立馬取下面具,“好啊,我早就覺得戴著面具和人說話不太禮貌了。”花滿樓也摘下了面具。無豔看到摘下面具後的兩人如此俊俏,心裏不禁樂開了花。“小女子還不知道兩位公子的姓名呢。”“我叫陸小鳳,四條眉毛的陸小鳳。”無豔打量了一下陸小鳳,捂嘴一笑,“果然是四條眉毛。”“在下花滿樓。”陸小鳳聽了,微微詫異,看了花滿樓一眼,看來他一定已經猜到花滿樓的身份了。

“兩位,極樂樓叁樓的賭法向來是無豔來決定的,今天的賭局名叫天女散花……”
說著一招手,“幫東西拿上來。”一個侍女端著一個盤子走過來,盤子裏裝滿了花瓣。“賭法很簡單,就是二位公子猜一下這盤花瓣是但是還是雙數。請下注吧。”
陸小鳳只是笑笑,“好雅緻的賭局,我全押上。花公子,你就壓上那塊扇墜吧。”“好啊,那我就押上這塊扇墜。”無豔接過侍女手中的花盤,“二位公子,你們可要看仔細了。”說著輕輕一轉,拍動花盤底部,任那鮮花瓣灑落于空中。
花瓣四處飛散,陸小鳳緊張的仰頭數著,可惜就算看得眼都花了,也怎麽都數不完。花滿樓只是靜靜地站著,你仔細觀察,才會發現其實他正在用自己的獨門絕技數著花瓣。而無豔則是依舊妩媚的笑著,沒有做聲。在花瓣即將落盡的時候,陸小鳳見花滿樓已經胸有成竹了,很是焦急。于是,陸小鳳運功將一片花瓣彈向無豔, 正好落在無豔的肩上。無豔見花瓣都落光了,便笑著問:“二位公子,哪位押單數,哪位押雙數啊?”“我押單數,一共是四百二十七片花瓣。”花滿樓說道。

“呵呵,這也算是一技之長啊。”陸小鳳笑道,“是不是四百二十七片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定是雙數。”說著走到無豔身邊,兩只手指夾起無豔肩頭的一片花瓣,“你看,花公子你忘了數這一片了。”無豔笑了笑,“看來是陸公子贏了。”花滿樓沒有對輸掉有所不滿,“賭博本來就是要靠運氣的。”說著,從腰間掏出白玉扇墜,“陸兄,請收下這個扇墜。”陸小鳳沒有推脫接過扇墜收好。“二位公子雖然有輸有贏,但人生何嘗不是有輸有贏,今晚請二位盡情享受吧。”笑面人的聲音從外面傳來,繼而進來幾個穿著花哨的女子,一看就是風塵中的女子。女子們圍上了陸小鳳,“公子,喝一杯嘛。”陸小鳳高興地喝下幾杯酒,享受著溫柔鄉。無豔站在一邊,看見幾個女子伺候著陸小鳳,咬了咬嘴唇,心中很是不爽,走向門口。陸小鳳看見無豔走了,趕緊叫住:“無豔姑娘,你別走啊。”說著甩開身邊的女子,追上無豔。幾個女子看見陸小鳳走了,便全都圍住了花滿樓。花滿樓天生不是個喜歡拒絕別人的人,只能阻攔著。話說陸小鳳跟著無豔來到另一個安靜的房間。這裏比起原先的屋子來,華麗倒是不減,只是更暗了些。“無豔姑娘,爲什麽要走?”陸小鳳走近無豔問道。看見陸小鳳跟過來,無豔很是高興得意,故作高雅,“我喜歡清靜,不喜歡人多。”陸小鳳歪嘴一笑,不過是風塵女子故作清高的把戲,正當我陸小鳳是傻的!“這裏的確很清靜,只是沒有酒。”無豔眼珠子微動,走到臥榻邊,脫下外衫,只著一條抹胸衣,更顯身材豐滿,對男人絕對是個誘惑。“在我這裏你恐怕空不出嘴巴喝酒吧。”陸小鳳沒有回避,直直的看著眼前的身體,最後才回過去。無豔就這樣走過來,輕輕撫上了陸小鳳的肩,“你這麽怕女人?”“我只怕美麗的女人。”陸小鳳答道。“美麗的女人會咬人嗎?”無豔湊上陸小鳳的耳朵,軟軟的說。
聽聞此言,陸小鳳暗暗運用內功將四周隔絕,這下花滿樓和司空摘星進不來了。于是,他大吼一聲,將無豔,按在了床上!此時,無豔眼見陸小鳳就這樣將她壓在床上,不禁神色一變,繼而淡淡地道:“陸公子,何必如此心急?”
  陸小鳳嘿嘿一笑,說道:“我的好無豔,我不能不心急啊!你這樣對我冷淡,我只好快一點了!”說著,陸小鳳就開始脫無豔和自己的衣服,遇衣解衣,遇扣解扣,隨著無豔和陸小鳳的衣衫不斷地飛舞出去,無豔和陸小鳳很快已經是赤裸相對了。
  此時,陸小鳳看著無豔美麗的胴體,不禁呼吸急促起來。不能不說,無豔此時才十五歲,身材是無法和成熟美女相比的,但是無豔渾身的冰肌玉膚卻是那般的讓人眼神迷醉,那動人的白嫩肌膚猶如最完美的藝術品一般,是那般滑嫩細膩,飽滿的小乳房雖然不算巨大,但是是絕對的堅挺,上面兩點小葡萄小小圓圓,一看就想讓人舔入口中細細品味;白嫩平坦的腹部、纖細的腰肢配合上雪白修長的小玉腿,看的陸小鳳是眼中冒火,最後還有那絕對動人的幽蘭聖地,陰毛不是很多,粉紅的兩片小嫩肉看起來顔色鮮豔,絕對是還沒有開墾過的處女地,配合上無豔此時臉上的憂慮和嬌豔,陸小鳳都快開心地發狂了。
  “啊……陸公子……你別……不要……啊……啊……你別……”無豔還保持著最後一絲不甘,還想要拒絕一下,可是話還沒說完,就被陸小鳳咬住了自己的耳垂。女孩的耳垂幾乎是上身最敏感的部位,尤其像無豔這樣未經人事的女孩子。耳垂更是布滿了神經,被陸小鳳輕輕一咬,她全身就發起抖來,喘息不已,情難自禁之下哪裏還能將話說完。
    陸小鳳又從從無豔的額頭開如吻起,向下經過鮮紅而飽滿,如水蜜桃一樣的嘴唇,吻上了那天鵝頸一樣修長高貴的脖頸。
    此刻,無豔仰著蕩漾而飛霞噴彩的悄臉,擡起了杏眼,發出了水波蕩漾,攝心勾魄的光來,鼻翼小巧玲攏,微微翕動著,兩片飽滿殷紅的嘴唇,像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一口,小嘴微張,兩排潔白的小牙,酷似海邊的玉貝,兩枚圓潤的酒窩似小小的水潭,蕩遊著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絲絲布滿她整個的身軀,散發著無盡的青春活力,豐滿、光澤、彈性十足。
    陸小鳳再次一口含住無豔香扇玉墜般的耳垂,一陣輕輕啜咬,然後把舌頭伸到柔軟的耳垂下,就像哄嬰兒一樣的輕輕撫摸俏無豔的後背,陸小鳳看了看俏無豔的表情,她微微皺起眉頭,仰起頭露出潔白的喉嚨,陸小鳳舌頭從耳垂到頸,然後到臉上慢慢的舔過去,同時很小心的將手伸到誘人的隆起上,俏無豔的身體抽搐一下,但還是那樣沒有動,圓圓的豐碩已經進入陸小鳳手掌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