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2发布:

最新精品国偷自产视频在线观看妈妈的试炼1-2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19-7-26 07:54 編輯
我叫米曉樂,是個私生子。我的姓氏既不隨我從未見過面的生父,也沒有隨
了媽媽的姓,這是我已經過世的養父的姓氏。

  我從來不知道我原來不是爸爸媽媽親生的。直到那場災難奪去了他們的生命
之後,我本以爲我成了沒有任何親人的孤兒,我的親生媽媽卻出現在了我眼前。

  她就是正當紅的影星程夢婷。把我接回家那年,媽媽只有叁十出頭,而我,
已經上初中了。媽媽生下我的時候,年紀很小,因爲無力撫養,只好把我送人了。

  隨後她因爲一個偶然的機會進入了影視圈,不久就成了當紅影星。

  那時我還在養父母家裏,過著貧寒但是無憂無慮的生活。隨著她的走紅,我
的家庭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地變化。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媽媽從來沒有放棄我,
她一直默默地關注著我,養父母家中全部開銷,都是她提供的。

  我和媽媽回了家,關系卻不能公開,當然是因爲她的名聲。一個女明星被人
發現有個私生子,會身敗名裂的。因此媽媽爲了照顧我,做了精心的安排。她在
區戒備森嚴的高檔小區中,用我和她的名字分別買下了頂層的兩套房子。一梯兩
戶,如果沒有門卡,電梯門都不會開。

  媽媽每周總有多半的時間會在這邊住。當然,她還有別的住處,在這邊只是
爲了陪伴我。在這裏,媽媽完全不必擔憂狗仔隊的騷擾,所以表面上我只是媽媽
的鄰家小弟弟。

  和媽媽分別多年,再度相認的時候,我也有過叛逆。但很快就被媽媽的母愛
所打動,真心實意的接受了這個明星媽媽。何況我也曾是她的忠實粉絲,偶像變
成了媽媽,除了詫異也有幾分激動。

  我現在已經在媽媽身邊有幾年了,可是她還是和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一模
一樣,容顔一點都沒有改變。她的皮膚還是那麽細膩光滑富有彈性,她的長發依
舊烏黑閃亮,天生的一張瓜子臉上五官精致有若鬼斧神工。

  怪不得出道十幾年了,還有總有媒體把她當作「清純玉女派掌門」。怪不得,
她一直有著「逆生長女王」的美稱。

  其實媽媽也有變化,那就是她的氣質。她比以前更成熟了,更加有女人的韻
味了。現在的她,是一個帶著青春甜美氣息的儀態端莊、舉止優雅的高貴美婦。

  今天是高考結束的第一天,我要享受我完全自由的假期生活了,我最想做的
事情並不是瘋玩遊戲,我只想好好陪著媽媽。也許我們不能像其他母子那樣一起
旅遊,可是我只要能和她安安靜靜地待在一起,我就會覺得很快樂。媽媽答應過
我,在這個暑假,要一直陪伴我的。

  經過這幾年的相處,我和媽媽的感情越來越深。她把我寵得像是一塊寶,我
也心疼她終日奔波。

  很可惜,媽媽現在還沒有回來,她去開會了,談一個廣告什麽的,要下午才
能回來。

  我在家裏苦等了多半天,終于把媽媽盼了回來。

  此時的她將一頭烏發盤在腦後,用一根複古的簡約木钗別住,一縷散落出來
的的長發俏皮地垂在她纖小的粉面一側,又給她增添了幾分媚色。媽媽化了淡妝,
讓她無需修飾就能把人傾倒的玉靥更加迷人。

  媽媽的脖頸纖細修長,是標準的天鵝頸。一根閃亮的彩金項鏈圍在上面。項
鏈上墜著一個鮮紅的瑪瑙吊墜,垂在她迷人的V 字形鎖骨之間,襯托的媽媽的雪
膚更加白膩。那條項鏈並不名貴,還不到一千塊錢,但是這是我初中畢業那年暑
期打工掙來的錢買的。送給媽媽後,媽媽就從來沒有摘下過。

  她現在穿著一襲寶藍色壓花複古半旗袍式的連衣中裙,讓她顯得那麽高潔淡
雅。她的腰肢雖然很纖細,可是並不影響她的身材前挺後翹,媽媽胸臀雖然算不
上巨大,可是和她纖瘦的身材相比也絕對算得上是挺翹了。

  媽媽颀長的雙腿不需要絲襪來塑型,齊膝短裙下勻稱的小腿足以引起任何一
個男人的遐思。她塗著紅色趾甲油的嫩白纖纖玉足,配上一雙黑色水晶纏足高跟
涼鞋,更叫人心生绮念。

  美麗的媽媽除了透著東方女性弱不經風的嬌柔,也有著魅惑嬌豔的風情萬種。

  媽媽一進家門就甩脫了高跟涼鞋,赤著腳走進了屋裏,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揉著她的白嫩嫩地腳丫說:「哎呀,什麽鞋嘛,難受死了。真不想給他們代言了。」

  我看著媽媽的樣子,忍俊不禁,說:「真該把你這樣子拍下來發到網上,配
個標題『美女偶像反串摳腳大漢』。」

  我回到媽媽身邊的時候,已經是個大男孩了。媽媽那時就對我說:「樂樂,
這些年委屈你了。你從小不在我身邊,我也不知道該怎麽和你相處。我們這樣好
不好,我們做好朋友。你想什麽就直說,媽媽想什麽也都和你說。可以嗎?」媽
媽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所以我們之間真的像好朋友一樣,可以傾心交談,
也可以一起玩耍嬉鬧。

  「你敢,打死你!」媽媽揚起了手,作勢要打。可是當她看到我手中的水杯,
又把手放下了,她甜蜜蜜地笑了:「乖兒子,真孝順,過來媽媽身邊。」

  我走到媽媽身邊,把水杯遞給她:「喝吧,晾好的。」媽媽其實很苦的,爲
了保養,從來不碰冷飲,比如這樣炎熱的夏日,她也只喝溫水。

  她接過水杯,一口氣喝了大半,隨手放在一旁,唠叨上了:「樂樂,我跟你
講啊,你也要少喝冷飲哦。而且要多喝水,到時候等你年紀大了,你就知道了…

  …「

  這就開始給我上起養生課了,我不能讓她繼續,否則說不定就是半天。我急
忙叫道:「停!停!停!程小姐,你對你的粉絲就這麽唠叨嗎?」

  「你說什麽?敢說老娘絮叨,信不信我這就收拾你!」媽媽兇巴巴地呲著兩
排潔白的貝齒,模樣又調皮又可愛。

  「程小姐,你要注意一下你的言行。我可是你的鄰居,你不能傷害安定團結。」

  我得意洋洋地壞笑,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樣子。

  媽媽一拍心口,恍然大物的樣子說:「對呀……我好像也沒有給鄰居零花錢
的義務,是不是呀?小米先生。」影後就是影後,她話音未落,面色突變,明亮
的大眼睛裏面盡是無辜。

  「你不能這樣!沒你這麽當媽的!」我急了,這是要斷我財路啊。

  「我就這樣,看你能拿我怎麽樣。」媽媽高傲地揚起了頭,不理我了。

  我只能使出殺手锏,阿谀奉承大拍馬屁了:「媽媽,你可沒聽明白我的話。

  我是說啊,你以後說話注意一下,千萬別說自己是老娘。你哪裏老啊?青春
美麗,甜美動人,閉月羞花,沈魚落雁,皓齒明眸,天生麗質,貌美如花……「

  我一股腦地把網絡小說裏學來形容美女的詞全倒出來了,媽媽果然被我逗笑:
「你哪兒那麽多廢話啊?」

  我一本正經地說:「這怎麽叫廢話?這些都不足以形容媽媽的美麗啊!」

  媽媽被人奉承的太多太多了,這種話她聽得耳朵都磨出繭子了,可是被我說
出來,無論多少次,媽媽臉上都會露出喜悅的神色。她嬌媚的白我一眼,輕聲啐
道:「耍貧嘴。罰你給媽媽揉腳!」說著美足弓起,倏然彈出,和光滑勻稱小腿
繃成一道亮麗的直線,把白嫩的小腳丫塞進我的懷裏。

  這哪裏是罰啊?簡直是獎勵!

  我喜滋滋地握住了媽媽玉滑水嫩的腳丫,雙手捧在懷裏。因爲是在家裏,我
精赤著上身,媽媽纖嫩的腳趾點在了我赤裸的胸膛上,讓我一陣心猿意馬。

  我的手心輕撫著媽媽的光滑如玉的腳背,拇指在她柔嫩細膩的腳心按壓,與
其說是按摩,倒不如說是賞玩。媽媽的腳太美了,就像冰雕玉琢一樣,沒有一點
瑕疵。小巧玲珑又不失肉感,握在手裏既溫軟又柔滑。

  「用點力呀。」媽媽可會享受了,她監督著偷工減料的我,發出了命令。

  我嘿嘿一笑,說:「遵命,我的女王。」

  用心賣力地給媽媽揉著腳丫,可不經意的一瞥,讓我的目光彙聚到了她的兩
腿之間。

  媽媽走光了,又一次在我面前走光了。

  她今天穿的是粉紅色的內褲,小小的布片在兩腿之間的神秘地帶繃得很緊,
夾出了一道溝壑,把漂亮的陰戶形狀都勾勒了出來。

  「嘶……」我深深吸了一口氣,不能淡定了,肉棒在褲裆裏支起了一個大帳
篷。

  我又一次在媽媽面前出醜了……

  從回到媽媽身邊那時起,她就總喜歡抱著我睡,她說她要補償給我更多的母
愛。我可是個正常的男孩子,無論是抱著一個成熟美麗的女性身體,還是早上起
來必有的一柱擎天,總是會硬梆梆地戳在媽媽身上。

  媽媽也不知見過多少次我出醜了,一開始她還臉紅害羞閃避。可後來,也習
以爲常,總是一笑置之。

  記得高二那年,媽媽應酬喝醉了回來,我照顧了她一宿。早上起來的時候竟
然發現媽媽趴在了我的身上,隔著兩層薄薄的內褲,媽媽的小穴正磨著我硬硬的
肉棒。

  那回要不是媽媽及時醒來,非把我磨得噴了不可。事後,我發現我的內褲也
是濕濕的。

  媽媽竟然流水了……

  就是那一次,我和媽媽有了第一次關于這方面的對話。我還記得,媽媽說這
是一次意外,然後她又隱晦的告訴我,男女都是有需要的。如果有合適的,她不
反對我交一個女朋友,前提條件是別把人家肚子弄大。

  這次意外之後,我們一點也沒收斂。似乎還變本加厲了,媽媽只要回到這邊,
幾乎每晚都要摟在一起入睡。

  而我也漸漸大膽了,蹭蹭她的胸,摸摸她的大腿和屁股,甚至偷偷地掀開她
的睡裙,看看她的內褲。

  我感覺她知道的,可是一直放任我。

  就像現在這次,我盯著媽媽兩腿之間看已經很明目張膽了,媽媽也沒有分心
去做別的事情。可她就是沒有出聲,很隨意地讓我玩摸她的腳丫,欣賞她的裙底
風光。

  我對媽媽早就有想法了,不是一天兩天,也不是一年兩年。

  早在回歸到媽媽身邊之前,她就是我的女神了。那個時候,我甚至還專門收
藏媽媽的合成照片,對著她面孔和別的女人PS過後的裸體打手槍。那時我怎會想
到,我會有一天摸過她的腳丫,磨過她的小穴,摸過她的屁股。更不會想到,她
在這個時候已經成了我的媽媽。

  我在偷窺媽媽私處的時候,也會時不時瞟一眼她的臉色。媽媽一點也沒有不
高興,可是她俏麗的面頰怎麽那麽紅,她的眼睛……那不是直愣愣地看著我的兩
腿之間嗎?

  媽媽在想什麽?

  我一點也猜不透。

  一個電話將媽媽的注意力轉移了。她放下電話後,把腿收了回去。「菲菲一
會兒過來,她說你考完了,要給犒勞犒勞你。她已經定好餐了,要送到你那邊,
你一會兒回去等著收吧。」我和媽媽想要吃大餐的時候,很少出門,通常都是定
了到家來吃。

  媽媽說的菲菲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人,對我也同樣重要。她的名字叫孫
琳菲,她有很多身份,是媽媽從小到大的同學,叁十幾年的閨蜜,從未換過的經
紀人,也是唯一知道我和媽媽關系的人。

  我第一次聽到我的媽媽是程夢婷這個消息,還是她告訴我的,是她親自把我
接到了媽媽身邊。剛到媽媽身邊,也是她不厭其煩地開導我。所以,我和菲菲阿
姨有著非常非常深厚的感情。

  可是這幾年,菲菲阿姨變了。變得非常得令我……痛並快樂著……

  這個詭計多端、陰險狡詐的女人,總是變著花樣的欺負我,還總想吃我豆腐。

  我要報複,我一定要報複!

  我在自己的房間裏面,等到快六點的時候,送餐員才過來。打開一看全是大
魚大肉,媽媽和菲菲阿姨都在節食,她們能吃的也就是那點海鮮和素菜了,看來
都是爲了我點的。

  要不,今天我先不報複了?

  將各式菜肴裝好了盤,又擺上了餐具,我要去叫媽媽過來了。

  對門虛掩著,裏面傳來了說話的聲音,菲菲阿姨已經到了。我正要進去打招
呼,卻聽到媽媽說:「他下午玩我腳,又硬了。」

  呀!媽媽和菲菲阿姨在說我,我得聽聽了。她倆從來都是無話不談的,沒想
到這種事情也沒有避諱。

  「你呀,早晚讓你兒子給肏了。」菲菲阿姨說話一向大膽,可是我沒想到她
竟然說得這麽露骨。她竟然這麽說,雖然我挺想的。可是,那是我媽媽呀。

  「你說我該怎麽辦?」聽得出來,媽媽的話沒有一絲抗拒的味道。

  她糾結,她竟然糾結!

  「我也是服了你了,天天磨磨唧唧的。想就做嘛……你又有不了孩子,讓他
插幾下呗。」菲菲阿姨鼓動媽媽和我在一起,而且是最直接的做愛。

  菲菲阿姨,你真好,我真希望你能說服媽媽。可是,我又不想,因爲那是媽
媽。

  媽媽在這一點上,和我的觀點是完全一致的。她說:「那怎麽行,他是我兒
子啊!」

  菲菲阿姨說:「婷婷,說實話吧,我早看出來了,樂樂也想幹你。但他可不
是那種就想玩玩你,他對你的感情太複雜了,有親情也有迷戀。你呢,我看也和
樂樂對你差不多。所以你們兩個爲什麽不能在一起。反正你們的關系誰也查不到,
就是登記結婚都沒事,外面最多是說你老牛啃嫩草。」

  菲菲阿姨說得對啊,我的出生證上面寫得都是養父母的名字。如今他們都已
經不在人世了,誰也不可能知道我的身世。

  兩個人的對話終止了一陣,才聽媽媽說:「我擔心的不是這個。」

  「那是什麽?」

  媽媽說:「我要只是他媽媽,我有我的自由。可是一旦我們那樣了,他不會
察覺不出來的。到時候,我怎麽和他交代?我好不容易和樂樂這麽親了,我不想
再傷害他,不想再失去他。」

  「你以爲這樣等他察覺的那一天,他就會無所謂嗎?婷婷,你錯了。都一樣
的,我看你不如直接和樂樂說清,告訴他你的苦衷,說婉轉一點。他那麽愛你,
我猜八成會接受你的。」

  我聽不太懂菲菲阿姨和媽媽的對話,但是又隱隱猜到了什麽。誰都知道,她
們在這個圈子並不是那麽單純。媽媽也有過绯聞,有狗仔曾拍下了她和一個娛樂
集團少爺激吻的照片。不過這次風波很快就不了了之,那張照片也被說成是PS的。

  那次我很不高興,還問過媽媽。媽媽很緊張,和我又是道歉,又是解釋,說
了很多。但她沒有隱瞞,她說她是不小心的,喝了酒和那個男的過了一夜。她甚
至向我保證,再不會有第二次了。

  我能說什麽呢。媽媽是單身,那個男的雖然有很多花邊新聞,但是也沒有家
室。我作爲兒子,好像管不到媽媽那麽多。

  所以我只能說:「我就是問問,但是我不喜歡你和那個男的……要是別人,
說不定我就沒那麽討厭。」其實我是在掩飾,任何男人我都不會接受,我覺得媽
媽只是我一個人的。媽媽那次又給了我一個承諾:「媽媽不會嫁人的,以後要永
遠陪著樂樂。」

  還有一次,是傳言媽媽和一個大導演在酒店房間裏待了好幾個小時,但是隨
後就有律師聲明,說在場還有其他人,說了整晚的戲,並且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
權利。

  可是,我知道那是真的,因爲我不小心聽到了媽媽和那個人的電話,要他擺
平這件事。媽媽發現我在她身後時,再一次坦誠的告訴了我真相。她說,她也有
需要。

  那時,我已經和媽媽很親密了,我真的好想告訴媽媽,我可以幫她解決。但
是我不能,因爲我們是母子。我只能假裝大度的告訴媽媽:「以後小心點。」

  經過這兩次,我也大概知道,媽媽會因爲某種原因和別的男人有過些什麽。

  我的心雖然很痛,但是我也能理解媽媽,畢竟她在這個圈子裏面,畢竟她是
一個成熟的女人。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媽媽就是擔心如果和我更近一步,我會接受不了她的現
狀。可是菲菲阿姨說我可能會不在乎,其實我也不知道。一直以來,我都是在麻
痹自己,想著媽媽只有這兩次。但真的是這樣嗎?從她們的的談話中我找不到答
案了。

  媽媽說:「我好亂,我下不了決心。」至少從媽媽的話中可以聽出來,媽媽
是不抗拒我的,但是……我們如果走出了那一步,真的是對的嗎?媽媽沒有和菲
菲阿姨繼續這個話題,她接著又說:「先不聊了,去那邊看看餐到了沒有。」

  她們要過來了,我可不敢讓媽媽知道我偷聽過她們的談話了。心裏再亂,也
強作鎮定,假裝剛剛出門。迎了上去,先和菲菲阿姨打招呼:「菲菲阿姨,你都
到啦。餐到了,可以開飯了。」

  我有點語無倫次,說的話好像有點問題,又被菲菲阿姨抓住了把柄。她狡黠
一笑,回頭看了看坐在廳裏的媽媽,這才對我說:「臭小子,你說什麽呢?怎麽
阿姨到了餐就到了,你要吃阿姨麽?」

  菲菲阿姨的個子不高,踩著一雙厚底涼鞋才到我的下颌。但她給人的感覺是
卻不是嬌小,而是肉感。其實菲菲阿姨不胖,她的腰和腿一點也不粗,只不過她
的肉太會長了,全都長對了地方。

  她今天穿著純白的短袖開襟襯衫,材質很輕薄,隱隱透出藏在黑色胸衣下一
雙顫巍巍的豪乳。和白色襯衣搭配在一起的是一條黑色包臀短裙,緊緊地裹住了
她肥美的豐臀。

  如果不是和媽媽這樣的絕色美女在一起,菲菲阿姨也一定是萬衆矚目的焦點,
她也有一張漂亮的臉蛋兒,濃眉、大眼、豐厚的紅唇,讓她顯得豔美妖娆。

  菲菲阿姨和我說話的時候,總是眉飛色舞,一雙杏眼眨呀眨的,帶著挑逗的
氣息。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反擊。

  但是聽過媽媽和她的對話之後,我心裏像是長了草一樣,亂糟糟的。我無心
和她耍貧嘴了,老老實實地說:「是餐送過來了。」

  「咦,今天這麽乖?」菲菲阿姨臉上閃過一絲疑色,這個精明的女人心思缜
密,什麽都逃不過她的眼睛,這些年來她的確也給媽媽幫了許多忙。

  我可不敢在菲菲阿姨面前露出馬腳,趕緊裝出笑臉央告:「我這不是怕你嗎?

  今天可別再拿我開心了好不好。「

  菲菲阿姨推我肩頭一下,說:「你還不樂意呀?多少人求著菲菲阿姨拿他開
心,阿姨還不搭理她呢。」

  這句話說完,菲菲阿姨倒是沒再難爲我,她上前攬著我的胳膊,一邊往對門
走,一邊很關切地問我:「樂樂,考得怎麽樣?估計能多少分?」

  我如實回答了,菲菲阿姨也爲我高興。

  吃飯的時候,媽媽和菲菲阿姨還像以前一樣說說笑笑打打鬧鬧。我心裏雖然
有事,可也不敢怠慢,裝得若無其事和她們一起嬉鬧。

  喝了幾杯酒之後,氣氛熱烈起來。

  菲菲阿姨突然問我「樂樂,阿姨問你,有女朋友了沒有?」

  「沒有呢。」我的心裏只有媽媽,其他女孩怎麽能如得了我的眼。

  「還是處男啊?」菲菲阿姨很誇張地做出驚訝的表情。「婷婷,別對你家兒
子那麽嚴。都多大了,該體驗一下了。」說完詭秘一笑,繼續道:「樂樂,要不
要阿姨幫你找個漂亮妹妹破了?阿姨認識的漂亮女孩子可多了。」說著話,菲菲
阿姨的目光有意無意地瞟向了媽媽。

  媽媽看出了菲菲阿姨的意思,歎口氣無奈地說:「菲菲,別瞎鬧。」

  我只能裝傻充楞,說:「那好啊,菲菲阿姨給我介紹個女朋友吧。」

  菲菲阿姨把臉湊了過來,靈動的大眼睛眉目傳情,鼻尖都快抵上了我的鼻子,
豐潤紅唇中的熱息酒氣全噴進了我的嘴裏,「那你是想要阿姨這樣的,還是……」

  菲菲阿姨的瓊鼻磨著我的鼻尖白了過去,目光又望向了媽媽。

  唉……從剛剛菲菲阿姨的話裏就能聽出來,她想撮合我和媽媽。明明心照不
宣,卻不能公之于衆,我只好說:「你和媽媽都是大美女啊,世界上還哪找你們
這樣的。」

  「哈哈哈哈。」菲菲阿姨嬌聲大笑,花枝亂顫帶得她胸前一對巨物起飛跌宕,
「婷婷,你家樂樂真會說話……樂樂,阿姨喜歡,賞你的。」說著她捏起一只剝
好的大蝦,塞進了我的嘴裏。兩只纖纖玉指送得很深,都到了我的唇邊,還在向
裏送,我不得已含了菲菲阿姨手指一下,才吃到了蝦。

  「婷婷,你兒子也太壞了,偷著嘬我手指頭。」菲菲阿姨突然大叫。她倒打
一耙,惡人先告狀,我可真是百口莫辯了。

  媽媽又不傻,早看在眼裏了。「菲菲,明明是你欺負我兒子。還誣陷樂樂。」

  我們叁個一起打打鬧鬧慣了,媽媽對這種小玩笑並不以爲意。

  菲菲阿姨反而來勁了,不服氣地說:「我看是你們倆合夥欺負我。」

  爲了報複,我決定也回擊菲菲阿姨一下。

  從小在養父母家裏養成的飲食習慣,我還是比較喜歡吃肉的,對她們喜歡的
海鮮反而不感興趣。餐桌上就有我喜歡的紅燒肉,菲菲阿姨和媽媽爲了保持體型,
是絕對不肯碰這種高脂肪食物的。

  我故意作弄菲菲阿姨,挑了最肥的一塊給她夾了過去,「菲菲阿姨,我給您
賠罪啦。」

  菲菲阿姨可不是那麽好對付的,她看看盤子裏面的肥肉,又瞅瞅我,嘴角浮
起一絲不屑笑意,「就這麽打發阿姨呀?一點誠意都沒有,阿姨剛才怎麽餵你的?」

  要用手餵啊,我知道菲菲阿姨肯定也會吸我的手指頭,說不定還要咬一口。

  我不會上當。

  「用嘴餵阿姨吧,順便親個嘴。」菲菲阿姨眼波流動,妖媚風騷。

  我可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又被她調戲了。

  「菲菲,差不多行啦。」媽媽終于看不下去了,她幽怨地望著菲菲阿姨。

  菲菲阿姨笑了一笑,突然把臉沈了下來,「樂樂,幫阿姨去買瓶飲料。」

  這是打發我啊,她是有話和媽媽說。

  媽媽當然也明白,她想了想說,「樂樂,去吧。」

  我也明白,我都沒問菲菲阿姨要什麽飲料,就套上衣服出門了。兩個美女都
不是外人,我一貫在她們面前隨便的。

  菲菲阿姨跟著我走到了門口,大門關死了。隔音效果極好的大門,讓我完全
聽不到裏面的對話,我只好下樓了。

  小區裏有便利店,不過離得很遠,這一趟足足用了十幾分鍾才回去。

  在進屋,我發現媽媽不在了,「菲菲阿姨,我媽媽呢?」

  「剛才撒身上菜湯了,她去對面換件衣服。」

  「哦……」我覺得好像不是那麽簡單。

  剛坐在椅子上,菲菲阿姨就說:「剛聽婷婷說,你下午給她揉腳來著?」

  「啊,是啊。」菲菲阿姨後面肯定還有話,我等著。

  「這是好孩子,阿姨腳也疼,你給阿姨也揉揉好不好?」菲菲阿姨目光炯炯
地逼視著我。不等我回答,她就把腳丫高高地擡了起來。

  菲菲阿姨的腳也很美,白嫩,圓潤,肉乎乎的。只是她一只漂亮的腳丫擡得
太高,帶著彈性的短裙也分的好開。順著白白的玉腿看過去,大腿盡頭竟然空空
如也,不但連內褲都沒有,就連一根毛都不見,只有兩片光溜溜肥膩膩地深紅色
肉唇。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私處,眼神立刻就直了。菲菲阿姨也不收起美腿,
就容我那麽直愣地看著她的私處。過了老半天,她才將腿收起,又把臉蛋湊了過
來,這一次貼得更近了。

  「小壞蛋,不給阿姨揉腳也就算了。還偷看阿姨,看到什麽了?」

  我的喉結滾了幾滾,用吞咽口水的聲音回應了菲菲阿姨。

  菲菲阿姨妖媚地笑了,「是不是看到阿姨的屄了,想不想用你的大雞巴插進
來,狠狠地肏阿姨?」

  是憑良心說,現在這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除了媽媽也只有她了。她是個敢
說敢做的女人,脾氣很火爆,性格很沖。聽媽媽說,那些媒體的人最怕和她打交
道了。

  菲菲阿姨從來不會對我顯示出她強悍的一面。她只會捉弄我,和我熟悉了以
後,就開始不斷的開些小玩笑,隨著我年齡的增長,尺度也越來越大,她有時候
甚至會把弄得硬硬的。她敢坐在我懷裏喝酒,也敢讓我坐她懷裏靠著她軟綿綿的
碩乳給我餵飯。

  媽媽那次還說過我,那麽大個子,別壓壞了菲菲阿姨。

  結果她回了媽媽一句:「女人還怕壓啊。」

  我當時就明白了,臉變得通紅。下身也不爭氣的翹了起來。

  有好幾次,我都對她的身體産生了興趣。可是那不過是男人本能的反應,對
菲菲阿姨,我只是眼饞,而不是像對媽媽那樣癡纏。所以,如果有機會能夠和發
生點什麽,我一定也是很樂意的。前提條件是,不會惹媽媽不開心。

  不難想象,在我離開這段時間,媽媽和菲菲阿姨談成了某些事情。我被媽媽
送給了菲菲阿姨,我得到了允許。雖然我很想知道她們是怎麽說的,可是卻已經
被菲菲阿姨直白、赤裸、騷浪的言語刺激的血脈噴張。心裏面只有剛才看到的菲
菲阿姨肥嫩的美屄。

  菲菲阿姨和我的距離又近了一步,她的紅唇每一次開合都磨過我的嘴唇,我
真的控制不住了,稍稍往前一湊就貼上了菲菲阿姨的嘴唇。

  我和菲菲阿姨吻在了一起,濕膩膩的舌吻。

  菲菲阿姨好會親,舌尖撩著我的舌頭,一會兒在她嘴裏,一會兒在我嘴裏,
兩個人相互吮吸著口水。

  也不知道親了多久,菲菲阿姨才放開我,她的栗色卷發亂了,面色绯紅,眼
神更媚,「樂樂,想不想比親嘴更舒服?」

  我當然知道菲菲阿姨說得是什麽,雖然我心裏對媽媽和菲菲阿姨的舉動感到
驚疑。可在這種環境下,誰還能顧得了那麽多?我的目光落在了菲菲阿姨高聳的
胸脯上,手也擡了起來。

  菲菲阿姨說:「想摸阿姨的奶子啊?摸啊,阿姨都給你摸。」說著,菲菲阿
姨解開了襯衣的扣子,甩脫下去。她身上只剩下一件乳罩了,她的手背到背後,
鼓搗幾下,文胸松垮,一對碩乳躍動而出,猩紅的乳尖在空氣中微微顫抖。

  我吞了一口水,迫不及待地就把一雙手按了上去,抓得起籃球的大手卻蓋不
住菲菲阿姨肥白大奶的一半。

  「嗯……嗯……」菲菲阿姨隨著我在她肥乳上揉搓,輕輕地哼叫著,臉上春
色更濃,散出妖媚目光的美眸一瞬不瞬地盯著我,她的嘴角微微翹起,紅唇中吐
出甜膩聲音:「阿姨的奶子軟嗎?揉著舒服嗎?」

  「嗯……舒服,阿姨的奶子好大,好軟。」看著肥肥白白的乳肉陷入我的指
縫之中,美乳在我手掌中不斷變著形狀,猩紅的乳尖翻騰舞動,我的呼吸更加急
促。

  「阿姨好不好?奶子都給你玩了。」菲菲阿姨年紀不小了,嬌嬌甜甜的笑著
撒嬌卻絕不肉麻。比一個青春少女更添幾分媚浪,叫人神魂顛倒。

  她說著話,一直肉乎乎的小嫩手從我的短褲寬大的褲管中鉆了進去。不做任
何停滯地就抓住了我早就怒漲如鐵的肉棒。

  隔著內褲輕輕撫摸,菲菲阿姨的目光從驚訝轉爲了欣喜:「樂樂,你怎麽這
麽大啊?好硬。喜歡阿姨摸你雞巴麽?阿姨摸著你的大雞巴都流水兒了。」菲菲
阿姨的手又溫又軟,隔著內褲撫摸我的肉棒就把我摸得渾身酸軟無力。

  她纖巧的手指撥開了我內褲的邊緣,蓄得很長的美甲刮過了我的卵袋,在上
面輕輕搔弄。又說道:「蛋蛋也好鼓啊。小處男就是不一樣,等阿姨給你開了苞,
給你個大紅包。」說著她艱難的把我的肉棒從內褲裏拉了出來,握在了手裏。我
寬松的短褲隨著菲菲阿姨在裏面套弄的動作一鼓一鼓的。

  我的雞巴還是第一次被異性握住,那種感覺是自己撸從未有過的舒爽。

  我甚至忘了我手裏還有一對軟綿綿白花花的大奶子,早就顧不上揉搓了。就
享受著菲菲阿姨溫柔舒緩的愛撫,才不過片刻,我竟然有了射意,我快被菲菲阿
姨玩弄的爆了。

  我連連深呼吸,咬緊牙關,身子卻止不住地不安扭動。

  菲菲阿姨見我面色有異,趕忙把手縮了回來,她說:「不玩你雞巴了,免得
你射了。阿姨等著你射裏面,我們去你床上好不好?」

  我點了點頭,擁著菲菲阿姨一起站了起來,可是才一站起來,我就又忍不住
抱著她親上了。這一次我的手也沒老實,一只手揉著菲菲阿姨的大乳房,一只手
撩開了菲菲阿姨的裙子,摸到了我更向往的肥嫩美屄。

  菲菲阿姨下邊的肉好厚,又軟又熱,果然濕答答的。

  雖然我沒有摸過女人的下體,可是從A 片裏面也學來了不少的招數。順著兩
片肉唇中間難道縫隙,我找到了頂端一顆小小的肉粒。手指按了上去,不敢用力,
輕輕地搔弄。

  菲菲阿姨猛然推開了我,看著我的眼睛妩媚地笑了笑,面露喜色,「樂樂,
真壞,哪學的玩女孩子的屄屄。」她的目色變得迷離了,兩道紅霞以肉眼可見的
速度飛上了她的臉頰。漸漸地又蹙起了眉頭,紅唇張開,吐出嬌聲呻吟:「啊…

  …嗯……樂樂……揉人家小豆豆……啊,好舒服,快一點啊,用力……「菲
菲阿姨不安地扭動著嬌軀,雙腿時開時合,腳尖一會兒踮起,一會兒放下。

  正是我第一次享受到女體美妙的時候。有人叫停了這場人生最美好的第一餐,
大門突然打開了,媽媽急急地走了進來。

  「菲菲,等一下……」媽媽不無幽怨地說,她的臉也是紅紅的。

  我趕忙抽回了手,和菲菲阿姨分開,臉上一陣發燒。即便想到菲菲阿姨和我
這樣是經過媽媽同意的,但是在媽媽面前,我又怎好意思和別人親熱。

  菲菲阿姨也退了一步,看了看媽媽,看了看我,無所謂地笑了一笑,搖了搖
頭。

  媽媽低下了頭,卻眼巴巴地擡著眼睛對菲菲阿姨說:「菲菲你來,我有話和
你說。」說完媽媽才瞟了我一眼,目光中帶著怨怒。

  菲菲阿姨只把裙子拉好,就那麽赤裸著上身,挺著奶子和媽媽一起離開了。

  她們應該是去了對門,對面的房門緊鎖著,裏面發生了什麽,我一無所知。

  過了好久好久,菲菲阿姨一個人回來了,她沒在和我親熱,拾起胸罩襯衣,
穿戴整齊。隨後俯身在我耳邊輕聲說:「以後肯定讓樂樂肏,有的是機會。」說
完在我耳垂上抿了一口,扭著她的肥臀離開了。

  整個過程我都是傻呆呆的,完全不明白到底怎麽了。我想去找媽媽問明白,
可是心裏忐忑,不敢前往。

  媽媽一直都沒有回來。她在幹嘛?是因爲看到了我和菲菲阿姨親熱生氣了嗎?

  我還記得她望向我那一眼,目光中的哀怨和傷感……

  已經很晚了,我想媽媽不會回來了。我僵硬地收拾過了碗筷,也胡亂洗了個
澡。躺到了床上,卻越來越不安。

  我等不到媽媽來找我了,我要過去問問她。

最新精品国偷自产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