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黑人h乱白浆流水视频【女忍】无以言喻的爱

精彩内容:

「沒想到這個月的糧收比預期的還要來的好,令人意外呢。

  「接下來……領國內的野盜問題。嘿呀,那些家夥真是不死心,明知道會被我們的士兵殲滅還要出來作亂,有夠煩的。」

  「看來今天必須要熬夜了∼∼」

  我把矮桌上的記事簿阖蓋後,放在一旁的書堆裏頭,再繼續處裏棘手的國內大大小小的瑣碎事務。

  身爲一個領國之主——不想辦法解決每天都排山倒海而來的民生問題,可有損冠戴于我現在的身分。

  爲了讓心愛的人民過著好生活,犧牲一點睡眠時間是值得的。

  「嗯……」

  工作之余,我撇頭瞄到了房間角落的鏡子——那鏡中的自己,是那幺的年輕氣盛、有本錢的身材,但這外表下,卻帶著大將之風的迫威。

  我低頭笑著,這就是已去世的嚴父所留下來的影子吧。

  他在臨終前曾託付我一件重責大任,那是當時還是身爲大少爺的我所無法想像的任務,不只震撼了往後的人生,把我的生活作息導向正常軌道。


  『我把……這個國家交給你了……雖然看似一副不可靠的樣子,但我相信你能做得到的…..』


  長得像老虎般的父親,竟然一邊落淚,用他那虛弱無比的雙手緊握住我,那番懇求的眼神打動了我。

  之後,他就含笑離開這個充滿七情六慾的世界了。

  即使我只是個二十齣頭的男人,他還是把這任務交給我這個獨生子。

  也因此……如果不接下手的話,豈不是枉費了老爸辛苦對我的養育之恩?

  不過好景不常,當上這領國、這城堡的新主人沒幾天,老天彷彿開我玩笑似的,給了我個……

  「玥烨大人,晚上的膳食您不吃嗎?」

  「等我處裏完這些書簡再說吧。」

  沒錯,如諸君所見。我身旁多了一位可靠的親信,從『那天』莫名偷襲開始,我多了個有著尖耳朵的女人。

  梓——我心愛的貼身侍衛,不曉得從在我批閱公文時而無閑暇顧及周圍時,就已經在我的身旁跪坐看著我的背影,這樣的情況好一陣子了。起初,晚上獨自一人工作時還會被嚇到,但每沒個禮拜的時間,也不見怪了。

  面對他這樣來無影去無蹤的情形,說實在,即使我再怎幺碎碎念,也改變不了她身爲『女忍』的天性。

  這只不過是她的特殊習慣之一,潛伏在闇影中,無聲無息地接近目標,然後在片刻間奪取目標的性命,這就是梓的拿手絕活,『闇殺忍術』。


  「……」

  面無表情的她,一如往常擺著那副撲克臉待在我身旁,無時無刻地保護著我的性命安危,像個妻子般的存在,陪伴著我。

  話講的這幺好聽,但今天的氣氛卻相當微妙……

  暴風雨前的甯靜……

  「這可不行。」梓壓住我拿著毛筆的手,她的眼神十分愠怒。

  果然,我的預感是正確的。

  我熬夜到子時還未有正常睡眠的情形,持續至今也足足有一個禮拜了,把我身體健康擺在第一順位的梓,會不念我才有鬼。

  雖然帶著足以遮住整個臉孔的面罩,我還是能感受到她在……生氣。

  見到梓微微顫抖的樣子,平時冷靜的她果然看不下去我的作息,而忍不住想對我發火嗎……?

  「您爲了百姓的生活著想,固然是件好事。可是您的身體也要適時補充該有的東西及休憩,才能更有精神地處理國事,而不是在這裏硬撐。」

  「……所以呢?」我停下手邊動作,看著梓反質問。

  「您需要休息。」好個簡潔有力的回答。

  「不要。」我也給她簡單明了的回答,

  「請您不要這幺任性,您的身體需要適當的休……」

  「我跟妳講過了我不需要!聽不懂我的話嗎!?」

  我對著她憤怒大吼,這房間的氣氛如同低氣壓瞬間冷了下來,而梓張大著眼睛看著火氣有余的我,她這次終于不再苦勸我,稍微退離她現在跪坐的位置。

  「是,屬下知道了……」

  聽到我的回答後,梓沈默不語地低下頭。看來她是知難而退了,而我繼續拿起毛筆翻開記事簿,一一逐步批改公事。


  (半小時後……)


  (梓,是在生我的悶氣嗎?)

  我轉頭過去偷看她,依然還是那副低頭沈默的樣子,這時我的內心開始慌了起來,剛才因爲怒火沖昏了頭,忘記一件重要的事情。梓很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情感,也就是所謂的『喜怒哀樂』,像現在的這副模樣,雖然安靜,但十之八九是以”沈默的憤怒”來表達自己的不滿,真要說起來,沒有我這個主上的命令,她可說是連一滴淚都不敢落下來。

  說這幺多,總得要關心一下她。

  我再怎幺不勸告、操勞自己的身體,遇上這情況我還是會立刻停止手邊工作的。畢竟對方不僅僅是我最忠心的侍衛,也同時是我的妻子、我的枕邊人啊。

  「梓?妳還好吧?」我撇頭看著她。

  「……」

  「梓…是不是在生我的氣?」

  她微微點頭。

  「呃嗯…我剛剛的口氣似乎不好了些,所以能不能請妳原諒我?」我稍微捏了一下她的耳朵,想逗她開心。

  「不要……」

  「不然梓想要我……怎幺樣?」

  「這樣…玥烨大人……」梓抓住我的一只手,搭勾在她的白皙雙肩上。

  梓拉下遮掩的面罩,露出她本來就有的動人美貌,熟嫩的紅暈點綴了她的表情,二話不說,立刻與我的嘴唇吻在一塊兒。

  已經有幾天沒幹這回事了,喜歡梓的我也不顧一切在她的嘴裏攪動,品嘗香甜的嘴唇、美舌、唾液。嘗盡涎水甘甜後,我把她壓倒在塌塌米上,一手把她的飛镖髮夾抓掉,讓她的束尾散開成清秀的黑長直發,別問我幹麻這樣做,我其實比較喜歡她把頭髮放下來的樣子。

  被壓倒在地上的梓,任憑我的嘴在裏頭與他濕吻。過沒幾秒,感到有些膩的我把目標轉移到她的頸上,我從她的嘴角緩緩滑落,慢慢沿著下行的路線轉移陣地。

  「嗯唔……!」梓悶喘了幾聲,她儘力忍住而不外露,這副模樣可愛極了。

  「……怎幺,這點前戲就有感覺了啊?」我在她耳邊細語,故意開她玩笑。

  「不、不是這樣…玥烨大人很少這幺主動,屬…屬下格外感到幸福。」梓略帶紅澀的羞臉,更打擊了我的心,更催促我的慾火。

  「原來如此…」

  我樓住梓的細腰,讓她背對著我。

  「…..那這樣如何呢?」

  我把右手伸進她的忍束裝袖口,掌握住渾然有致的半球體,搓揉隱藏在紫色束裝下的乳房。

  「哈啊…哈嗚……」梓弓著腰讓我憑依在背後,不斷刺激她的乳房。

  她一直處于顫抖的狀態,無法用言語比喻的快感正麻痺著她的五感,能夠蒙受心愛的主上的疼愛,她已經無所謂了。

  「梓也憋很久了吧?何不在今天把一切的慾望發泄出來呢?」

  「才、才沒有…那回事……玥烨大人……嗯!?」

  右手的雙指夾住了白球上的粉紅乳首,像拉面皮般的抓了又拉、拉了又抓,周而複始的動作。

  「嗚嗚…」雖然梓的眼角冒出了幾滴淚水,但她的表情卻不是痛苦,而是愉悅的表情。

  不過我的伎倆還沒結束呢。

  「我可不會讓下面空著的噢∼」

  「下面!?玥烨大人…請不要…嗚!屬、屬下……啊啊啊!!??」

  我把蓄勢已久的左手,伸進了束裝內部的白色丁字褲裏面,稍微使個壞心眼讓食指滑進淫水泛濫的蜜穴。

  「啊……啊……」梓已經說不出半句話來,她正因無數次如電流般的刺激竄移到她的全身,淫水也流出更多的份量來。
  
  「喜歡嗎?我可愛的梓。」我咬著她的耳朵,雙手不停地認真工作,撫慰她的身體、乳房、蜜穴。

  「喜歡…玥烨大人做的一切…梓都喜歡…..」

  「啊啊……不行….快、快要……」她的眼神,苦苦哀求著我,要我加快動作。

  「快要高潮了對吧?」

  當然,我可不會拒絕梓的小小要求,所以我加快了搓揉乳房、手指抽插的速度。
  
  溼熱的蜜穴如同壞掉的水壩般,蜜液泛濫成災,早就濡濕了我的左手。

  而梓的表情也明顯有了變化,呻吟聲也不像一開始的弱小,被放大到隔壁房間都可以聽的到了。

  不停晃動的尾巴,牙癢癢的我張著口朝心型的地方咬了下去。

  這是梓身體最敏感的地方。

  「咦咦!?那裏不行,唯…唯讀那裏……玥烨大人……啊啊….不行…忍不了…」

  「嗚啊……去……去了啊啊啊…….!!」

  潮吹帶來的蜜液比想像中的多,部分濡濕了我與梓周遭的塌塌米,而多數的蜜液正如同我想像的,被她的丁字褲、束裝下半部吸收。

  沈溺于余後的快感的梓,像暴風雨過後躺在我的懷裏休憩片刻。

  因爲,這只不過是所有的前戲而已,真正的重頭戲還沒開始呢。

  「梓。」

  「是的……?」

  「妳想要在上面還是下面…?」

  「屬下可不能逾越我的本份啊……」

  她解開束裝的腰帶,應聲落下的束裝把她姣好的身材展露出來,似雪如霜的諾大果實也沒有了任何衣物遮掩,帶著一點紅晃動,受此刺激的我哪能忍得了?

  我馬上抓住她的雙肩把她撲倒,現在的梓除了內褲以外,沒有一絲的掩飾了。

  她拉下濕潤的丁字褲,雙腿張開,讓蜜液的源頭地毫無保留展露在我的眼前。

  「請…玥烨大人…….」梓掰開了有著稀疏黑毛的雙片花瓣,讓蜜唇的小洞對準我。

  我解開了身上的所有衣物,握住堅挺的肉莖抵在她的花瓣上。順著蜜液的潤滑作用下,我的龜頭慢慢地滑入蜜洞之中……

  「我不會有讓梓有心理準備的時間噢。」

  我抓住她的雙腿,用力一挺,讓肉莖馬上沒入她的蜜穴裏頭。

  「咿咿呀啊啊…….啊啊……呀啊啊啊!」

  梓突然弓起身子,張著口流出涎水,顫抖不止的身軀表示她被快感佔據了腦袋還有身體的神經。我開始抽送起來,讓她了解我這主子的厲害。

  我擺動著腰部,看著妻子的愉悅表情動作。

  「梓看起來很舒服呢……」

  「玥烨大人….我….我……」

  「叫我玥烨就好,以後都是如此……聽懂沒?這是命令。」我使了口氣命令梓。

  「玥、玥烨...感覺….好舒服….啊啊…..哈啊…..」

  「很好……這次很聽話呢……」

  我貼向了她的甜唇,再戰她的嘴裏的濕舌。

  從洞口縫隙流出的蜜液,沾濕了我的下半身。梓…真不愧是訓練有素的忍者,細小的身軀擁有強健的體能及濃稠緊繃的內壁,我怎幺會有這幺完美的女人…….

  啪滋!啪滋!啪滋!

  黏稠的汁液四處飛濺,把附近的書堆給弄濕了。

  楚楚動人的表情,引人勾魂的曼妙身材。

  正被我盤據著,與我的身體糾纏在一起。

  佔有一切,決不讓這寶貴的東西離開。

  「哈啊……玥影……我…想要….更快…更多的啊啊啊….」

  「噢∼想命令我這個主子啊。」

  「不是這樣…嗚嗚!子宮、子宮被玥烨的……被刺穿…哈啊…..!」

  「屬下…嗚嗚……呀啊啊……哈啊……」

  我加快了來回的速度,肉莖頂撞子宮口的次數也愈來愈繁多,擅長房中術的梓有著比一般人還要更敏銳的神經系統,看似一樣的身體,有著人類女性望之莫及的敏感點,所以,每每與她做時她幾乎會高潮數次以上。

  「梓,想要一起去嗎?互相一起濕吻……」

  「屬下、屬下當然願意……啊啊……嗯哈……呀…..」

  「精液…滿滿地……在子宮……想要、屬下想要……懷上玥烨的孩子…..」

  

  終于,熱潮來了。

  「嗯……!!」

  「呀呀……啊啊啊啊啊……!!」

  無法間斷的精液注入,猶如將我的所有一切、元精、靈魂交到梓的子宮裏面。無與倫比的身體酥麻感,讓她充滿了喜悅的淚水,懷有笑容的她看起來相當開心,而尾巴也環環繞住我的腰部,不讓我身體的分寸離開蜜穴中。

  「玥烨……我愛你…….永遠…永遠不會離開你的……」

  「我也是啊……梓…身爲主子的我…..怎幺會抛棄部下呢…?」

  我轉頭,輕吹口氣把書室唯一的光源吹息,也就是蠟燭上的細小火源。

  而我,第叁次吻向梓,繼續我們倆的恩愛,直到晨曦的升起都還未結束。

  因爲梓和我,只想相互依黏在對方的懷抱裏……

黑人h乱白浆流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