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2发布:

办公室A片国产在线观看王家卫首个电影NFT《一刹那》拍出428万:“NFT浪潮”席卷影视圈?

精彩内容:

文 | Mia

10月9日,蘇富比拍賣行的秋季拍賣會上,王家衛的首個電影NFT《花樣年華——一剎那》以428.4萬港元完成交易,成交價高于預期的300萬港元。此NFT爲《花樣年華》1999年2月13日開機當天拍攝的片段,來自張曼玉和梁朝偉拍攝的第一天。

該NFT將僅發行1版,時長爲1分鍾31秒,合每秒4萬元,同時創下王家衛個人作品與亞洲電影NFT作品拍賣價格新高。張國榮在《春光乍泄》中所穿的傷心探戈經典戲服——黃皮衣,也以75.6萬港元成交。

NFT正在一次又一次刷新紀錄:Twitter 創始人 Jack Dorsey 拍賣人類史上第一條推文,通過 NFT 賣出將近300萬美元天價。前沿藝術家Beeple創作的JPG圖片文件《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將5000張日常畫作拼接在一起,該作品的NFT通過佳士得拍賣行以6900萬美元的天價賣出。

搖滾樂隊林肯公園成員Mike Shinoda通過NFT出售了一段75秒的音樂(並配了一幅藝術動畫),拍賣價爲4個以太坊(約合6600美元)。藝術家克裏斯·托雷斯(Chris Torres)創作的著名GIF 表情圖Nyan Cat的NFT版本也以6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

NFT爲什麽這麽香?它又在影視娛樂圈引發了怎樣的浪潮?

余文樂、徐靜蕾爭相收藏,NFT浪潮席卷娛樂圈?

要了解NFT的火爆,首先需要從其概念入手。所謂同質化代幣,是指資産之間遵循著相同的規則,並且可以自由分割和交易置換,例如鈔票、遊戲幣、比特幣等等。而NFT全稱爲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質化代幣,其特征爲完全獨特且唯一,並且不能分割、彼此之間不能自由交換。

其誕生最早可以追溯到2017年,Larva Labs公司開發的像素頭像生成器生成的一萬多個各式不同的CryptoPunks加密朋克頭像,此後,Crypto Cats公司推出一款名爲“密碼貓”(CryptocKitties)的遊戲,玩家可以通過一串代碼創造出一只“密碼貓”數字形象,每只都獨一無二,稀有貓咪被炒作到數十萬美元。

與IP天然適配,NFT可以被應用于遊戲、音樂、圖像、盲盒、藝術品在內的一切數字化載體,上述特征,決定了它十分適宜于影視、藝術領域。其交易門檻並不高,能夠防止盜版,保護作品的“獨一無二性”,不同于過往藝術品交易的“不可追蹤”,NFT可進入二級市場的各種平台,再一次進行流通,而在每次交易中,藝術家都能憑此獲利,增加所有權的可交易價值。

奢侈品牌紛紛擁抱NFT,以求吸引Z 世代消費者,維護自身稀缺性。例如Burberry與遊戲公司合作,在其遊戲中推出限量版的 Blanko NFT 虛擬公仔,Louis Vuitton推出NFT冒險遊戲,Gucci推出NFT電影短片。

NBA允許球迷在NBA Top Shot平台上購買、出售特定的、官方認證的精彩片段NFT,如詹姆斯一個灌籃精彩片段在該平台上以20萬美元的價格成交。

同“炒鞋”“炒幣”一樣,這是一場屬于富人的遊戲,NFT不僅被用于收藏、投資,更是標榜潮流形象的社交貨幣,多個明星亦加入其中。余文樂手裏一度有79個NFT作品,價值超千萬美金。其中一個像素頭像,余文樂斥資近300萬人民幣。姚明創立的葡萄酒莊園推出全新的葡萄酒品牌及其限量版NFT收藏品。NBA球星庫裏,豪擲55個以太坊(約18萬美金)把一只猿猴頭頭像收入囊中。徐靜蕾Instagram頭像是一張NFT小熊頭像。Opensea(NFT交易平台)賬戶顯示,徐靜蕾擁有795個NFT作品,屬于高端玩家。

隨著2021年成爲“NFT元年”,多部電影與NFT融合,令其熱度進一步走高。IP擁有了新的流通市場,開辟了新的創作空間。

9月24日,全球首部NFT電影《ZERO CONTACT》在 NFT 平台 VUELE 首映,在 OpenSea 上進行拍賣。該片由奧斯卡影帝安東尼·霍普金斯主演,在四天拍賣中獲得93,435 美元票房。每個NFT獲得者都有機會通過ZERO CONTACT被編輯到電影中,收到電影海報的簽名數字藝術作品、電影的“制作”、REMO x Dcsan 的加密生成藝術和 VUELE“金票”。其他將發行的收藏內容還有幕後花絮、未收錄鏡頭、獎勵功能、獨家問答/采訪、收藏品等。

此前傳奇影業宣布將于9月22日推出其即將公映的電影《沙丘》主題系列NFT收藏品《Dune:FutureArtifacts》(沙丘:未來神器)。

9月30日,海納星雲旗下 IP 數字衍生品發行平台丸卡上線,推出電影《封神叁部曲》首批 NFT 數字藏品並限量發售 400 枚,在産品冷啓動的情況下,上線僅 24 分鍾,400 枚數字藏品全部售罄。

以往傳統電影往往需要面臨盜錄、網盤盜版鏈接等困境,而NFT的特性決定了“只有購買者才能真正擁有這部電影”,不難看出,NFT不僅改變了傳統的電影發行方式、融資方式,強化了知識産權保護,還改變了觀衆的互動參與方式。

阿裏騰訊大廠入局NFT:元宇宙想象?風口還是泡沫?

當前,作爲一種新技術,NFT仍然處于初期發展的概念階段,充滿想象空間,但魚龍混雜,泡沫叢生。國內NFT産品不可二次交易,而海外的NFT産品,大多基于架構在區塊鏈公鏈上。我國明確規定,嚴禁虛擬貨幣炒作。國內用戶僅可收藏、展示已購買的NFT數字藏品,不可轉手交易,更不可自行推出NFT。

有專家認爲,NFT的出現將加速實物資産安全、高效、低成本上鏈和數字化,在數字時代利用區塊鏈技術去表明數字物品的權屬,從而進一步完善價值互聯網體系,推進數字世界的基礎設施的建設。

隨著幾個月之前,元宇宙概念第一股 Roblox 上市,元宇宙概念備受追捧,而NFT被視爲通往元宇宙的“關鍵鑰匙”,因而熱度也隨之水漲船高。NFT能夠支撐元宇宙的經濟體系,元宇宙參與者可以根據在元宇宙的時間、金錢、內容貢獻等獲得獎勵。憑借區塊鏈技術,確保數字資産的不可複制,保障元宇宙內經濟系統、元宇宙社區穩定運行。

騰訊和阿裏等大廠入局NFT,更多地是風口賽道的戰略布局,主要立足于對文化IP的保護和收藏概念,同時有意識地規避風險,基于自家公司打造的至信鏈、螞蟻鏈的聯盟鏈,無法進行二次交易,但仍不失積極探索意義,受到網民熱烈追捧。

騰訊推出NFT交易平台“幻核”App,已上線的有聲《十叁邀》數字藝術收藏品NFT和萬華鏡數字民族圖鑒瞬間售空,專門強調了“幻核”目前所售NFT均不可二手交易,不可轉讓贈送。2021 年 8 月 10 日,騰訊音樂開啓首批數字藏品(胡彥斌《和尚》20 周年紀念黑膠 NFT)預約活動,成爲中國首個發行數字藏品 NFT 的音樂平台,限量發售 2001 張,預約人數高達八萬人。

阿裏巴巴推出了專門用于 NFT 藝術的交易市場,展示了星球大戰插圖和西明珠塔的繪畫的NFT。螞蟻鏈粉絲粒陸續推出敦煌飛天、豐子恺漫畫、公益畫作、杭州亞運會數字火炬、湖南博物院館藏T型帛畫等10余款數字藏品。另外,阿裏影業潮玩業務品牌錦鯉拿趣聯合追光動畫推出《白蛇2:青蛇劫起》數字藝術藏品。

亂象難以避免。iBox、UMX等中小NFT交易平台,采用定價發行、盲盒發行、拍賣等模式來出售不同類型的NFT作品。以“數字火炬”爲例,盡管設立了嚴苛的轉贈條件,仍被視爲期貨,相較于幾十元的發行價,黃牛瘋狂炒作稀有編號,生成器“搶到就是賺到”,二手平台上的交易價格通常都是十倍以上甚至過百倍。

更有甚者,有數字火炬在拍賣平台上的標價高達314.9萬。初始售價爲“10個支付寶積分 9塊9”的敦煌飛天NFT,最高價格也被炒到了150萬元。兩者均因違規被關閉交易。

目前全球加密資産的總市值已超2萬億美元。據 Nonfungible 數據,今年二季度,NFT 市場交易額達 7.54 億美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同比增幅高達 3453%,環比增長也達到 48%。今年的交易數量並未突破2018年的峰值,但交易額最高卻增長了10億倍,這多少折射出“瘋狂投資逐利”的非理性心態。

與此同時,全球NFT交易所的管理還比較混亂,原生資産無法確權,NFT價格邊界無法確定。交易手續費跨度也極大,從2%到20%都有,尚未建立起統一的行業標准。

大量粗制濫造的數字藝術品進入,投機炒作,違背了NFT的本質。“這就像一場擊鼓傳花,看誰會成爲最後一個接盤俠。” 办公室A片国产在线观看